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王喻/03:00】咖啡与红茶

*王喻24h/03:00

*王杰希18岁生日快乐!






 01

喻文州打着哈欠从超市货架上拿下两罐咖啡,排在队伍后面,一边胡思乱想着,现在一天要多花七块钱,一个月一百多,回家再申请一下生活费吧……

“多喝咖啡对身体不好。”身后忽然有人说,迅速引起了大半个超市的注意。高考前学习紧张得很,不修仙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R中人,所以,早自习之前来超市的,多半手上拿着一两罐咖啡。

喻文州不用回头看就知道,那是他的后桌,王杰希。

“哦,可是今天第一节是数学课,如果我敢睡觉陈柳会打死我的……你看连郑轩都来买咖啡了。”他说着迅速回头看了一眼,注意到王杰希手上的两瓶东方树叶红茶,笑道,“也就你这种老干部才会喝茶吧。”

“是啊,老王,我毫不怀疑你二十出头就会过上……嗯……每天散步遛鸟打太极看报纸的老年生活。”张佳乐道,顺手拿下两包午夜风暴,自然地插了个队,排在王杰希身后,“让我插个队哈。”

“其实红茶挺好喝的。”出了超市,王杰希依然坚持不懈的卖安利,他拧开盖子喝了一口,递给喻文州,“不考虑一下?”

“嗯,是很好喝。”喻文州接过,抿了一口,“可能是因为你喝过吧。”

王杰希笑,吻上了他的唇。

浓郁的茶香在两人的唇舌间弥漫。

他们旁若无人地闭着眼睛拥吻,而再次睁开眼时,看见的是教堂,听到的从超市的喧哗变成了朋友的起哄。

 

02

喻文州从梦中惊醒。

从那一天到十年后的今天,喻文州已经无数次地做过这个梦,在梦里他和王杰希有无数种happy ending的方式,然后在梦醒的那一刻灰飞烟灭。而十年前,喻文州只是笑着说,对不起啊,我还是只喜欢咖啡。

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四点三十六分,还可以睡两个小时。

他闭上眼睛却毫无睡意。

喻文州想,他在高中应该是喜欢王杰希的,王杰希大概也是喜欢他的。

比如,王杰希会和他分享一副耳机,虽然放的歌不是他喜欢的乐队;有时候王杰希会看着他发呆,在他转过头的那一瞬间把目光移开;比如,王杰希会在他胃痛的时候责备他又不吃晚饭,然后叹着气递给他胃药和热水;比如,在那一天的下午,王杰希去超市买红茶的时候拿了一罐咖啡。

“你不是不喝咖啡吗?还买?”喻文州听见张佳乐的声音。

然后是王杰希的回答:“精神支柱。”

“精神支柱?”

“如果喝了红茶还困的话,就喝咖啡。”

“好吧。”张佳乐耸了耸肩,“所以你为什么不试试薄荷糖呢?”

“我可不想像某人那样含着糖回答问题。”王杰希看了张佳乐一眼,“然后被老师罚站了一节课。”

铃声打断了他们的话,而铃声再一次响起时,喻文州听见了王杰希拉开易拉罐的声音。过了几秒钟,那罐咖啡被放在了他的课桌上。

“送你。”王杰希说,然后又补充道,“我还没喝过。”

从那天起,明天王杰希都会多买一罐咖啡,然后把打开的、没有喝过的咖啡送给喻文州。

这样想着喻文州又难过起来,王杰希从来没有尝试过——哪怕一口——咖啡;而在高中时,喻文州也从未喝过一次茶。他们喝不一样的饮料,擅长不一样的科目,喜欢不同的球队,听不一样的乐队,甜咸大战打了三年仍未停息,就连口音都指向两个相隔了一个中国的城市……

他们两个真是太不一样了,而他们太年轻,锋芒毕露,谁都不愿意为对方改变,却又期待着对方的牺牲。

 

03

五点二十八分。

喻文州把会议资料理了两遍,想好了接下来一个星期计划,顺时针加逆时针把书架上的书数了两遍,发现时间只是过去了二十三分,终于放弃继续躺在床上。他起床,洗漱,习惯性地跑了杯茶,拿出pad查看邮件。

喻文州是在工作之后开始喝茶的,他毕业之后和几个朋友一起,创了个小杂志社,叫蓝溪阁,到如今已经办得有声有色。蓝溪阁刚建立时,每天忙得脚不沾地,睡眠时间比高三时还少,几乎是要靠咖啡过日子。那时候办公室里成天弥漫着咖啡味和油墨味,像黄少天说的那样,蓝溪阁最费的东西就是咖啡和纸张。正因如此,当杂志社逐渐走上正轨,即使是高中时觉得自己会一辈子热爱咖啡的喻文州,也到了一闻到咖啡味就反胃的地步。某次喻文州去超市,本来打算照例去买咖啡,突然看到了一旁的东方树叶,也许是他已经厌烦咖啡,或者是想起来曾经的那一句“其实红茶挺好喝的”,他鬼使神差地拿了红茶。

这一喝,就离不开了。

喻文州想,如果自己和王杰希晚认识几年,也许会在一起吧。他不介意把棱角磨平,把锋芒收起,努力地改变自己的爱好、适应对方的习惯;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喻文州觉得王杰希也会这样做。

可惜,没有如果。

 

04

六点四十五分,喻文州准时出门,微笑着和邻居家老人打招呼,假装那个忽然想起高中暗恋对象不小心留下眼泪的人不是自己。

大概是两个星期前,从家到杂志社的路上新开了一家叫“微草”的咖啡馆,原谅色的装修,钢琴前一秒弹的还是巴赫,后一秒就成了魔力红;而客人还挺多——大约是浓郁到撑破了玻璃门溢到街上的咖啡味。喻文州快速走着,一边忍受着咖啡味一边忍受着黄少天:

“文州我跟你说,最后的稿子终于收齐了现在已经快印好了!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口舌才让印厂晚上开机器给我们印的吗……”

喻文州忽然有些怜爱印厂接了黄少天电话的人。

“……对了《蓝雨》的红茶特刊已经出来了卖得还不错,不过具体的报告要等中午。”

“知道了。”

“还有啊那家微草的咖啡还不错——我知道你不喜欢但这并不妨碍我卖安利啊!那个店主原来和你一样喜欢喝茶,不过据说是喜欢的人热爱咖啡他一试觉得惊为天人于是就爱上了咖啡,对了那个店主是个大小眼……”

喻文州的脚步猛地顿住。

 

05

王杰希开始喜欢咖啡是在大学,本来只是想尝试一下高中拉开过无数次易拉罐、却从未喝过一口的咖啡,然后就忽然就懂了喻文州对它的热爱。

两个星期前他辞了职,和好友到这里开了“微草”。

这几天微草来了个很烦的客人,自进门起就开始叽叽喳喳地讲话。

他叫黄少天,是附近的一家杂志社的编辑。

“对了我们蓝溪阁刚出了红茶特刊,你原来不是喜欢红茶嘛送你一本……选红茶而不是绿茶花茶果茶是因为我们主编喜欢……”

王杰希随意地翻了翻杂志。

很难描述红茶的味道。

就像是喜欢的人和我分享耳机,耳机里都是魔力红的歌。

而我喜欢酷玩。

——喻文州(《蓝雨》杂志主编)

王杰希猛地站起来,拿着杂志冲到街上——他知道蓝溪阁就在附近。

 

04

王杰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打着电话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

喻文州回头,看见王杰希正看着他,手上还拿着《蓝雨》。

 

03

他们的目光相撞,谁都没有没有移开。

 

02

他们在街上相拥。

 

01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00

他们还是很不一样。

不一样的饮料,不一样的口味,不一样的工作,不一样的球队,不一样的乐队。

但那又怎样?

他们愿意为了对方改变。

 

END.

*一些正文里没有的私设:

>黄少天不是蓝溪阁创始人,也不是喻文州的同学,所以他不知道喻文州曾经喜欢咖啡&王杰希

>老王店里的钢琴师是4000,他们是大学同学……虽然这个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就是想私心让他出个场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