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孙哲平24H生贺15点】木槿初荣

[双花]木槿初荣

 

*孙哲平生贺24h/15:00

*双花平乐平无差,作家平&画手乐

*有一点点的林敬言x方锐,不占tag了

*所有ooc和bug都是我的锅







00

ID:落花狼藉

性别:男

张佳乐手机里的「花开」APP*里的木槿终于长出第一片叶子,同时跳出几行字,与此同时是微博里的私信:

「落花狼藉」[花开APP截图.jpg]

「落花狼藉」你?

「百花缭乱」是我

「百花缭乱」真巧啊

 

01

张佳乐最初认识落花狼藉,是在G站*上。

那时候他大学才刚刚毕业,“百花缭乱”还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画手。他一边在公司里累死累活地做着专业不对口的工作,一边在G站上做着没几个人看的听歌向绘画直播。

突然某天,一个ID是落花狼藉的人发了一条弹幕:你画得不错。

他笑,说道,有眼光,我也觉得我画的不错。

——……你也太不谦虚了吧?

——自信!这叫做自信知道吗!

——行行行自信吧。

——本来就是好不好!

——不过你还是有自信的资本的。

——真的吗?谢谢你啊。

——不用谢。你还知道谢谢我?

——当然知道啊!毕竟你算是第一个夸我画好看的人了吧。

——是吗?很荣幸。

——是啊。

——说起来,你画得挺不错的,怎么就没有人呢?

——是画风问题吧?不过我不打算改。

——没必要改,挺好的,总会有人喜欢的。嗯……比如我。

两个人就这样在直播里聊了起来——反正也没有其他人在看,两人聊到兴起,就顺便互关了微博。

张佳乐翻了对方的微博才知道,落花狼藉是个写手,住在墨尔本,文笔不错,只是题材冷门,受众少得可怜。这点和张佳乐很像,他自认为自己画技并不差,只是画风不入流罢了——反正他俩都没有打算靠这个吃饭,也就都没那么在意这事了。落花是个文青,微博里净是几张照片再加上几句有点矫情的文字——说实话,直到某天他们在YY里说了话,张佳乐才相信落花是男的;张佳乐的微博就正常多了,大部分是随手的速写或者直播的板绘。两个人处境相近,颇有些怀才不遇的感觉,因此也熟悉了起来,有事没事在私信里聊几句,或者互相为对方的微博配图配文。

说熟悉也是相对的,他们的关系也就止于此了:张佳乐对于落花一无所知,落花的年龄、籍贯、工作等等,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当时甚至连QQ微信都没有交换过。而其他与张佳乐在网上相识的,要么仅仅是评论点赞之交,要么已经在三次也认识了。比如唐三打(后来他把ID改成了冷暗雷),林敬言,张佳乐的高中同学,大学学了软件工程,现在在搞软件开发;再比如夜雨声烦,黄少天,是个话很多的cv,找他画过广播剧海报,熟了之后发现是同一个大学的师兄弟,就面基了。

张佳乐也奇怪,以他这种自来熟的性子,怎么就从来没有、甚至只是顺口问一句其他的呢?

其实张佳乐是知道答案的,他只是不敢问,他害怕得到的回答和内心的期待截然不同,害怕自己的幻想只是一厢情愿。

就像是微博私信里写了又删删了又写、至今未发出的一句话:“你是不是孙哲平?”

张佳乐有无数个理由认为他是,比如落花写的冷门题材曾经在高中时代一次次从孙哲平口中说出过,比如偶尔进入落花镜头的饮料食物正是孙哲平曾经喜欢的,比如落花的声音和语气即使隔着电流依旧和孙哲平无比相似……

而认为落花不是孙哲平的理由只有一个,很简单,他不愿意——或者说不敢——相信这件事。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默默对自己说:张佳乐,别妄想了,这些都是巧合。

 

02

那时的张佳乐很难想象,自己竟然有一天会以绘画为生;就像落花也一定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职业作家一样。

三年前,也就是和落花相识的一年后,他们合作了一个绘本,起因只不过是落花的一句“你画得不错,要不要合作一个绘本”。落花给绘本取名《等花开》*,故事简单得甚至有些随意,就是两个双向暗恋的人最终走到了一起。没想到的是,他们俩一时兴起完成的绘本,被百花出版社看中,据说是绘本中的最后一句话“也许他们只是在等花开”得到了巨蟹座副主编的青睐。

不久后,落花的小说《西部荒野》也在百花出版,而在小说出版的时候,落花指定张佳乐做他的插图画手。

落花狼藉、百花缭乱,这两个ID就这样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约稿忽然就多了起来,微博粉丝呈指数型增长,一年后,落花第二本小说《繁花血景》出版之后,张佳乐干脆辞了职专职画画。

又过了一年,张佳乐收到了林敬言的信息:

「冷暗雷」霸图新的APP缺画手,考虑一下?

「百花缭乱」行啊。话说你什么时候去了霸图的?

「冷暗雷」两个月前吧

「百花缭乱」这么快就为新东家打算了?你原来在呼啸不是挺好的吗?

林敬言一时没回话,张佳乐闲着无聊,就翻了翻之前他们的聊天记录,上一次他们聊天还是他问:“老林你帮我看看,这是不是孙哲平的字?”

图片是落花的签名。

“那是不是孙哲平的字我怎么知道!”那天林敬言还专门回了个电话,以表达自己的崩溃之情。

——我觉得是,孙哲平的三点水写成一竖单人旁会连成一笔,还有啊……

——等等你怎么这么清楚?

——我有模仿过他的字……别乱想啊我那是帮他抄作业!你忘了吗!他用早饭换的!

孙哲平,张佳乐,林敬言,他们三个是同一个高中的,高一在一个班,关系特别好,每人做三分之一作业互相抄的那种好。孙哲平文科好,好到不做作业照样年级前百;张佳乐文科差,差到每次考前都要抄遍课本却依旧徘徊在年级中游。

于是孙哲平把自己的作业塞给他,美名其曰多抄一遍加深印象,然后补了一句你早饭我包了。张佳乐想到通校生孙哲平从校外带的早饭,于是接过孙哲平的作业本,就这样把自己卖了。那时教室里早自习最常见的风景就是,孙哲平拿着一袋校外不知在哪买的早饭塞给张佳乐,然后张佳乐把作业递给对方。张佳乐总是胡思乱想,孙哲平一定是喜欢他的,因为那些早饭正好都是张佳乐喜欢的口味,而且他买的早饭来自市区内各个有名的早餐店,有些需要凌晨五点起来排队——这些是他高中毕业之后才知道的;他想象着孙哲平早起去给他买早饭,然后骑着车跨越市区送给他塞到他怀里……

张佳乐的嘴角忽而抑制不住地上扬,即使他们从未在一起过。

张佳乐又忍不住想,可是如果,如果是当初孙哲平用早饭换的是林敬言给他抄作业,他会不会也做一样的事情?

高中时,张佳乐曾经问过孙哲平,如果是老林帮他抄,他会不会也一样每天买早饭。孙哲平回答说,如果是老林,我不会用早饭来贿赂他。

孙哲平到底是没有正面回答;张佳乐也没再死缠烂打地追问,他也不知道自己希望什么样的回答。

只因为是你,所以我才愿意天天买早饭?只有你,其他人都不一样?你对于我是最特别的?

矫情。

抄了半年作业,张佳乐的文科成绩没有提高多少,孙哲平的字倒是研究得透彻,比自己的字还熟悉。

后来高二文理分科,他们仨两理一文,却依旧没有断了联系。张佳乐以为他们三个会一直这样,可是到了高三,孙哲平转校,从此消失在所有人面前,所有的询问都只得到一句:“你不是跟他关系最好了吗?连你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我怎么知道?”

 

03

打断张佳乐回忆的是手机的震动。

林敬言终于回复了他:“新人换旧人。”

张佳乐愣了愣,想安慰几句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呼啸虽然不是林敬言创立的,但林敬言打呼啸刚创立就在那儿工作了,大大小小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办的,要是说没有林敬言就没有现在的呼啸,一点儿也不为过;没记错的话,林敬言还给呼啸带了个徒弟,现在厉害得很,不知有多少公司想挖他,却因为林敬言而一直留在呼啸。而这样一个功臣,呼啸说不要就不要了。张佳乐忽然有些感慨,刚上大学那会儿林敬言就说过他以后的工作吃的是年轻饭,说不定三十就开始养老了,不过……这么快啊。

张佳乐叹了口气,最后只是回了句“具体要求发我邮箱”。

这次合作非常成功,霸图很是爽快,一次合作过后就立马给他发来了一纸合约;张佳乐也没含糊,干脆地和霸图签了约。

张佳乐一边开始了和霸图的合作,同时和落花的合作也在继续——只是他们之间的联系依旧只是靠着微博私信和工作邮箱。张佳乐和落花中间的距离依旧那么遥远,就连季节都是相反的,在张佳乐晒出某店的网红冰激凌的同一时刻,落花在抱怨又坏了的暖气;可是有时候他们的距离又是那么近,落花会在他晒出冰激凌的那一刻秒回,胃不好你还吃冰激凌,到时候又胃痛了别哭。

张佳乐自高中起就有胃病,到现在快十年了都没好全。他每次发朋友圈抱怨胃痛,收到一排的赞,以及一排队形:作。

张佳乐的胃痛就是他自己作的,明知道胃不好,不论何时看到冰激凌什么的还是忍不住买,忙起来的时候依旧废寝忘食,漏掉早饭是常有的事,至于午饭晚饭,他随便啃个苹果或者拆包饼干就算是充饥。

孙哲平知道他的胃病是在高一。

“你是不是又没有吃早饭?”几乎每天早上教室里都能听到孙哲平这样问,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就一脸“早知道你又是这样”的表情塞给他一份早饭,“喏,帮你带了。”

在张佳乐第不知道多少次吃了孙哲平带的早饭后,终于后知后觉地表示:“总是吃你的多不好意思啊。”

于是就有了作业和早饭的交易。孙哲平一定是因为自己的胃病才这样做的,张佳乐想,一定是,不接受任何反驳,比如孙哲平那时候几乎每天都会买一包苏打饼干,然后被没怎么吃晚饭的自己干掉一大半。

「落花狼藉」是啊,真巧

「落花狼藉」刚下飞机就看到这个

张佳乐记得落花前段时间签了《义斩天下》,给他们写旅游专栏,第一期要写的是俄罗斯。

「百花缭乱」那你现在在莫斯科?

「落花狼藉」嗯,刚到

张佳乐飞快地计算,从墨尔本到莫斯科,他们之间的直线距离大约缩短了两千公里*,季节相同,时区相差了四个……想着,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算这些有什么意义吗?

有意义的。只要和落花或者说孙哲平有关的,即使是一文不值的胡思乱想和自言自语,也一定是有意义的。

@落花狼藉V:到了莫斯科才知道俄罗斯不只有黑面包[布林饼+俄罗斯饺子+罗宋汤.JPG]*

「落花狼藉」正在吃晚饭

「落花狼藉」国内快九点了吧,你吃了吗?

一条特关两条私信几乎同时到来,张佳乐看着对方微博上无比报社的图片和桌上拆了一半的饼干,果断起身去拆泡面。煮完泡面就有看到了落花的私信:我不看着你你是不是就不吃饭了?

 

04

「花开」里,张佳乐和落花的在木槿发芽之后两个多月,终于开花了。开得速度真慢,张佳乐想,就像是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一般不温不火;虽然他明知道这已经比现实中快许多,却还是等得令人心焦——就好像花开了他们就能取得进展一般。

「花开」最初的构想是林敬言——确切地说,是林敬言的徒弟方锐——提出的,一个慢社交软件:两个用户共同养育一朵花,随着花的成长有不同的权限,最开始什么都不能做,随着叶子的生长可以一点点地看到对方的资料,长出花苞之后能互相看到动态——而等到花开,两个人才能聊天。

按林敬言的话说,当时呼啸的老板只是瞄了两眼就否决了这个构想:别傻了,这种软件赚不了钱的。

“那霸图怎么愿意做这个软件?”张佳乐翻看着对方发来的一大堆要求,问。

“这个APP不算是霸图的……算是老韩个人出钱吧。”林敬言顿了顿,“我打算转行了。”

“这样啊……”张佳乐心下了然,大抵便是林敬言准备转行,算是韩文清他们的告别,“给你个友情价?”

“就等你这句话!”

“……老林你真是越来越心脏了,是不是跟张新杰待久了?”

“咳咳……”

最终张佳乐还是给林敬言算了友情价,反正这个软件的目的也不是赚钱,干脆连宣传都没有做,只有霸图几人和他们的朋友在用。

这样一想,他和落花正好养育了同一朵花的几率好像还是挺大的;不过他正好也选了木槿,而自己喜欢木槿这件事,只告诉过孙哲平。

「花开」APP上,落花发来了第一条消息,是一张照片,照片里是桌上的一杯咖啡,以及桌边的一把空椅子。

张佳乐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家咖啡店叫Hibiscus0*,就在K市,他的高中旧址附近。张佳乐很喜欢这家店,曾经在店里画过几幅速写,其中一张和落花发过来的照片的构图一模一样。他甚至来不及回一句“你什么时候回的国?”或者“你怎么在K市?”,就急急忙忙地换了鞋拿了钥匙冲出门,飞快地驾车开往Hibiscus。

大约是近乡情怯这一类的感情,在靠近Hibiscus的时候张佳乐反而放慢了脚步。他从咖啡店的落地窗向内望去,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张佳乐坐到对方面前,心跳快得似乎能冲出胸膛,想要努力地压下嘴角的上扬不过没什么效果,却只是平静地说:“一杯拿铁去冰……”

“常温。”孙哲平打断他,皱了皱眉,“你还要不要你的胃了?”

“好吧,常温。”张佳乐耸耸肩,“你瘦了。”

“国外毕竟吃不惯。”

“我一直待在K市,你知道的。”

“我也一直在墨尔本。”

他们相视而笑,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不用说,只是低下头抿了一口咖啡。

“我觉得我们浪费了好多年。”张佳乐忽然说。

“没浪费。”孙哲平说,“也许我们只是在等花开。”

—END.—






 

*花开APP来自知乎,略有改动

*G站=GLORY

*《等花开》(原本的)原型是安东尼&echo《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后来修改之后发现剧情对不上orz)(张佳乐的画风就先参考echo吧)

*缩短了两千公里:张佳乐坐标昆明,测距来自百度地图

*俄罗斯美食还是来自知乎,布林饼+俄罗斯饺子+罗宋汤的搭配是我瞎掰的,如果有问题再改

*Hibiscus:木槿的英文(对,就是那么简单粗暴的取名)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