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梦间集]西边雨 / 预警+序

*开学前先写个序,接下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因为我九月还有一篇百日+一篇接力+一篇联文……



预警:

*可能会出场的CP:无剑x绿竹棒/浮生剑,玉毒(玉萧x毒龙银鞭),屠倚,蛇燕,曦孤,青紫(青光利剑x紫薇软剑),白圣(白虹剑x圣火令)

*绿竹棒=浮生剑,绿竹棒≠打狗棒

*现代架空,一切为作者虚(xia)构(che),请不要和现实对应

*原创人物有,洗白有

*大纲已经列好,随时可能被官方爸爸打脸





序·启程


无剑从噩梦中醒来,感觉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头很痛。

面前是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个长出一口气,笑道:“你可终于醒了!”另一个完全不顾自己手上的绷带,直接塞给他一碗药:”醒了?把药喝了。“

无剑迷迷糊糊地喝了药,眼前景象逐渐清晰起来。他在一个昏暗的小屋里,头顶的日光灯白得刺眼,身下是一张小床,前方的桌上乱七八糟地摆满了东西,一面镜子上映出自己的模样:一个深棕色头发、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少年,左手上缠着厚厚一层纱布。先说话的那人大约二十多岁,棕色微卷的长发扎成马尾,穿了条绿色T恤;喂药的那人看上去还像个高中生,金色头发,穿了件明显偏长的白大褂。

金发少年大约是看出了他的疑惑,道:”这是我的诊所,你车祸后被我捡到了。”

”那我……“

”左手手腕骨折,轻微脑震荡,“

哦,可是你成年了吗?未成年开诊所会有执照吗?无剑想,不过他没敢说出口——少年手里拿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术刀;他只是开口问道:”呃……你们,怎么称呼?“

”你不记得我了?“

”头部受伤,确实可能失忆。你记得什么?“

”我名字是无剑……“无剑努力回忆起来,结果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竟是一片空白,只觉自己头越来越痛了。

”想不起来就不要勉强啦,反正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的!我叫绿竹棒,你可以叫我绿竹;他是金铃儿……“绿色T恤的那人说,察觉到少年的怒视,他连忙改口道,”金铃索,是金铃索,行了吧!其他的事一会儿再说,你先好好休息吧!“



”所以,我是特警?然后要和你加上另外两个人一起去救人?“听完绿竹的叙述,无剑震惊道,”卧槽?我居然有这种身份?“

绿竹坐在病床边安静点头:”对对对,您说的对,您能不能小点声?“

无剑平复了一会儿心情,把”自己竟然是x天x地的(他自己脑补的)特警结果任务前出车祸失忆“这个如同电视剧的设定消化完了,才问起了正事:”所以要救谁?到哪里救?怎么救?“

绿竹把资料往无剑眼前一递:”就是这人,听说是情报局的,你自己看吧。他的具体位置已经确定了,到时候会有内应——至于更具体的也不在我手上,等见了另外两个就知道了。“

照片上是一个黑长直美人,额前还有一缕蓝色挑染——还挺时髦的。还没等无剑YY什么英雄救美的戏码,下方的第一行小字就打破了他的一切幻想:凶剑(代号),男,26岁,于三个月前被”响尾蛇“俘获……

就在此时,金铃索拿着纱布推门进来,给无剑换药。他看到照片上的人,瞪大了眼睛:”凶剑?“

”你认识?“另外两人异口同声。

”嗯。绝情谷的么,基本上我都认识。“金铃索点头,扫了眼下面的小字,”他是被’响尾蛇‘抓的?怪不得……你们是要救他?“

”是啊。“

”我可以一起吗?“



在诊所休息了两个星期,无剑等人去见了倚天、屠龙二人,令他意外的是,其余三人都爽快地答应了金铃索同行的要求。

”好啊,多一个医生也是好的。“这是绿竹。

”可以。“这是倚天,一个银发男子,他的话不多,却显得十分沉稳。

”没问题!就算这人有问题,我难道还打不过?“这是屠龙,看上去似乎和他的红发一般急躁。

——不过,虽然这么说没错,你也不要这样说出来啊!无剑暗想,看到倚天瞪了屠龙一眼,然后看上去并没有发觉的屠龙被倚天拉到一边,在耳边说了几句话。

无剑仔细思索一番,若这金铃索是”响尾蛇“的人,那带在身边,虽说是自己的威胁,也会是对对方的牵制;对方能获取我们的情报,我们自然也有办法知道对方;再加上像屠龙说的那样,我们这几个人,难道还打不过他一个?

”既然都没问题……“无剑道,”那么,出发吧!“


— TBC. —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