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梦间集]西边雨 / 第一章01

*一个假的教师节贺!祝玉萧和所有老师节日快乐!

*本章cp:假的玉毒 (虽然玉萧活在毒龙的回忆里连名字都没有出场……)

*BGM:海谣--张力夫(歌词迷之适合玉毒!)



前文:预警+序




第一章·桃花酒(01)


毒龙银鞭在看到公交车站的站牌时,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距离桃花镇只剩下三十分钟的路程了。

毒龙在车站等了一会儿,大约有五六分钟吧,一直没有车来;然后他后知后觉地想:我为什么要回桃花镇?直接去找老师吗?他若是见到自己,怕是会直接打死吧。

于是他转身离开,进了旁边的一家酒吧,随便要了一杯酒坐在吧台喝。这个陌生人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常客们的注意——何况,还是位美人儿。

毒龙长得的确漂亮。

这个词很少用来形容男子,放在毒龙身上却一点也不违和。他的红发衬着白皙的面庞,一双桃花眼看不出情绪 ,鼻梁高挺,有些发白的薄唇微抿,手指修长又骨节分明,无意识地用食指敲打着酒杯。

杯里的酒是这儿最常见的一种,唤作桃花酒,说是用桃花镇里的桃花酿制而成。

毒龙刚喝了一口,便嗤笑一声,就这杯东西,还敢说是桃花酒?他毒龙从小在桃花镇上长大,从十余岁起就开始偷喝老师酿的酒,被发现后他也不会打骂自己,只是微微一笑便过去了……怎么又想起他了!

酒吧没有刻意营造昏暗的气氛,把窗户关得死死的再点亮几盏昏黄的灯,而是在墙上开了几个奇形怪状的窗,让金色的夕阳和阴影把地面分割成几块。

毒龙盯着地上金黄的色块,忍不住想到,自己当年离开桃花镇上的时候,也是在这样一个傍晚。

他们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原因已经记不起——或者说,是太过于微不足道而不愿忆起;他们还差点动了手,只是两人的招式在将要触及对方的时候,默契地停下了。于是他们只是沉默着站着,对视了一会儿又双双将眼睛移向别处。

毒龙盯着旅店的窗棂,仿佛看到一群金色的马匹奔腾而去,可他留不下也拦不住,因为那只是一点一点逝去的夕阳。

毒龙看着窗外斜阳,说,老师,我要走了。

别……对方说,然后住了嘴,叹了口气又改口道,罢了,你想走便走吧。

于是毒龙就离开了。他去做了个杀手,这大概是老师最厌恶的了,因为毒龙知道老师虽然什么都会却不混黑,还和一个警察关系不错;然而不知是因为叛逆或是其他什么,他明明还有很多路可以走,却选择了这一条。

他大概是天生适合做杀手,干净利落,不带感情;甚至还有个小有名气的杀手团伙想让他加入,只是因为他喜欢独来独往所以拒绝了对方。他非常喜欢目标死时那一瞬间的惊慌恐惧的神情,还有弥漫开的血腥味——这是他第二喜欢的气味,第一是桃花香。

他自十岁被收为那人的徒弟,便一直住在桃林边,每每到了花季,师徒二人便到林子里去赏花,顺便摘些花酿酒——那才是真正的桃花酒,绝不是这家店的冒牌货可以比的;可他又偏生喜欢在桃花林里练武,最喜欢看那一树花被震落,纷纷扬扬地撒下来。

老师在一旁说着可惜了这花,他却觉得如此的落花残红是最美的……


他大概是注定要走的,因为他没有一个方面符合老师的要求;但如果那天老师多挽留自己一下,他就会继续留着,即使是要忍受无边无际的规矩。

酒吧的驻唱歌手唱着民谣:“汹涌翻滚,一去不还的旅人”

毒龙自从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过,如果有人问起,他便会说,他不想让老师知道自己做了杀手。

可为什么不想?害怕被老师斥责打骂?还是……怕他伤心?

他是知道答案的,可他不敢想。

“我可以,走一万步去见你”

如果说是路过这里,再“顺便”去一趟桃花镇……这谎言太拙劣,连自己都骗不过。

他的机票还胸口的口袋里,似乎还在微微发热,告诉他,毒龙,你是在得到了消息后,马不停蹄地买了最快的机票飞到这里的。

然后很怂地停在了距离桃花镇三十分钟路程的一个酒吧里。

“也宁愿,退一万零一步,离开你”

好像是飞蛾扑火,一边迷恋火的光明,一边害怕被灼伤。等结束之后就马上走,最好别让他知道自己来过。

……又走神了,毒龙想到了一句话,人矫情起来,听什么歌都觉得是在说自己。他觉得自己没那么矫情,或者说,不应该这样矫情;但他就是无法克制地回想过去。

一定是这里离桃花镇太近了,嗯。


他正想得出神,有人却是径直走到他面前,道:“美人儿,一个人?”

毒龙懒懒地瞪他一眼,说:“你若是在敢近一步,我便废了你的手。”

那人当他是玩笑,又靠近一步,笑道:“美人脾气还挺大么……啊!”

他的手才刚要触碰到对方的手背,就被一把抓住,瞬间就被折断了一根手指。

毒龙看到对方惊恐的表情,甚是满意地笑了声,说道:“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酒吧里的其余客人对这人嘲笑了一番,或许也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在。

有人说:“这风格这手段,啧啧,不会是前些天的那家伙的师兄弟吧?对了,前几天被废了手的,好像和今天这位关系还挺好?”

酒吧顿时爆出一阵哄笑,然后又有人道说:“是亲兄弟也不一定吧?脸都长得不错,脾气也都不好,一脸生人勿近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既然被说是手段相似,能这样瞬间废人一指,那身手绝不会在他之下;而这儿既不是什没有多大名气,也不是什么大城市,也就春天花开的时候有些傻不拉几的外地人来旅游——可现在已是夏天,花早就谢了,那人偏在此时出现……

思及此处,毒龙便问道:“你们刚才说的那个人,是谁?”

其中一人回答说:“谁知道是谁?外地来的,问他什么也不说,还到处找我们打听消息!”

“什么消息?”

“似乎是找一个叫什么……‘碧海潮生’的人?”

“碧海潮生”?毒龙闻言睁大了眼,那不是……

“他长什么样!”毒龙问。发现自己紧攥着对方胳膊,他松开手道了声抱歉。

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便是我,怎么,你知道他?这么紧张……你们关系不错?”


— TBC. —


*大概全文就是这种单元剧(?)的模式,主线是大家一起救人打boss(??),基本上每章一个主cp

*中间的歌词出自张力夫《海谣》

*无奖竞猜:最后出现的人是谁?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