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霸图场接龙/韩张】霸图天下(第11棒)

*上一棒 @鱼者乐 下一棒 @溯箘 

*为什么好好的民国战争就变成架空科幻了???

*有原创人物





张新杰敲响了医院办公室的门。

厚重的木门吱呀叫了一声,被人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后露出一张苍老瘦削的脸:“是小张啊,快快快进来坐吧——我们等你好久了。”

他最终还是回到了那个时间点,再一次成为了军区医院的一名医生,等待着两年后给韩文清的手术。如果没有这场手术,那么会有两颗子弹就会在韩文清的身体里待二十年,也许不会造成什么问题——但,谁知道这是不是那只引起风暴的蝴蝶呢?

“久等了。”他说,有些麻木地和对方握了握手。接下来是一个简短的会议,再然后是熟悉一下已经工作过两年多的医院……这些事他已经做过一遍,所以他只是一边假装听着对方,敷衍地应上几声,一边思索。

其实张新杰并不愿意重新回到这个时间,因为这意味着他必须把已经完成的任务重复一遍,但他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彼时的他身处于另外一个四维空间,那里的一切都是他不熟悉的;再者,他还需要对方的力量帮助他回到自己的时间轴上。

毕竟,虽然那个世界也有韩文清,却不是他喜欢的,或者说,“他的”韩文清。

“对了,小张啊。”院长说,“你知道的,我们医院呢,比较缺人……所以,待会儿呢可能就得上手术台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张新杰答道,“这是我的工作。”

回答完,他才忽然意识到,这段对话并不存在于他的记忆里!

张新杰原本的打算,就是按着自己的记忆把这两年多的时间重新走一遍,然后也许离开,也许就在这个时间点上接着待下去;若是有那什么时空管理局出来阻挠,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有他想得到的对策。只是他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快就失去了控制。

走进办公室,张新杰看见一个古老的留声机,就是曾经属于自己的那一个,被放在角落里。可院长显然不可能把它送给刚到任的自己。桌上的陈设是自己不熟悉的,是乱七八糟的一堆纸和几张唱片;而现在坐在桌前的人,自然也不是张新杰从前认识的那位同事。

“你是?”张新杰攥紧衣角,谨慎地问道。

“我姓刘。”那人说,“张新杰是吧?刚送来了几位伤员,你去看看吧。”

“好。”张新杰应道,却仍盯着面前的这人,似乎想从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找出一丝破绽来。

“还有什么事吗?”

张新杰摇摇头,转身离开,却在自己带上门的时候,听见了身后一身若有若无的轻笑,让他感到一丝寒意,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

他忽然想起那一位“韩文清”的话:“什么都有可能。”


几个伤员都没什么大碍,多半是皮肉伤,简单地检查和包扎之后就算是完成了任务;可这最后一位……

韩文清。

竟然是韩文清。

张新杰绝对不可能认错。这个时候的韩文清还没有什么官职,脸上的青涩还没有完全褪去——板着的那张脸却是一点也没差。他愣了许久,直到旁边的护士提醒了他一句,他才道声抱歉,给韩文清包扎了伤口;韩文清的枪伤在肩上,并不严重,他表面平静地对韩文清说了句“多小心”,可内心却是翻江倒海。

韩文清他根本就不应该在这里,他的肩膀上不应该中这一枪!此时此刻他应该随着自己的队伍,在距离医院千里之外的战场上杀敌,然后因为军功迎来了入伍以来的第一次提拔。

而这一枪,把一切都打乱了,让所有的一切如一团乱麻版交织在一起。
他不喜欢混乱。

胡微不希望自己穿越,被杀;那么杀她的人和她的想法相悖,也许和“韩文清”是一伙的——就是“韩文清”也不一定。

“韩文清”和管理局让自己来到这里“解决时空混乱”,但实际上,他并没有这种能力,所以唯一的可能是他们在那个世界知道了什么,让他来阻止。

刘医生,以及打伤韩文清的人,多半是来到这里的敌.党,是他需要解决的。

张新杰长叹一声,靠在椅背上,揉了揉太阳穴,听到房门被敲响了。

“请进。”可别是刘医生。

门被推开,门外的是个护士:“张医生,有人来找您——他说他姓方。”

“谢谢你啊护士姐姐。”她身后那人大约三十多岁,笑嘻嘻地说道,“嗨,好久不见。”





*医生是原创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