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同姓不同命/张】徘徊的人们

*刊组统一题目《你我同姓,却不同命》,这里改了我自己取的题目《徘徊的人们》

 

荣耀刊组:

*刊组一周年联文“同姓不同命” 

  

*联盟五张,张益炜+张佳乐+张伟+张新杰+张家兴 

  

*几句话韩文清x张新杰 




  

文/ @皓月落灰星染尘 





  
  

坐在高铁上的张佳乐想,张伟说的没错,自己真是傻了才会来杭州。 

  
  

让他冲动地踏上这段旅途的只是一句话:“听说孙哲平去兴欣了。” 

  
  

他想,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冲动的一件事了。 

  
  

张佳乐第一次见到孙哲平的时候,他父亲刚死。其实他对父亲一直没什么感情,就只知道他是道上混的,而且在上海混了那么多年,也就混成了个不知名小帮派的二把手。张佳乐是老头子和他的不知道第几个情人避孕失败的结果;刚知道这事的时候他还有些自卑,结果被老头子接到上海一看,老头子算上自己的五个孩子里,就只有他大哥是正房夫人生的,剩下四个全是私生子。 

  
  

张佳乐在上海待了一个月,就拿着老头子给的抚养金回昆明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这一直挺让张佳乐的几个好友惊奇的,说,你好歹也是个黑道少爷,居然就这样拿钱走了,不想着谋权篡位什么的? 

  
  

张佳乐仔细想想,回答说,还真没想着。他那时候才刚上高中,虽然打架也挺溜,但确实还算是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想着都是什么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报答母亲回报社会之类的;再加上老头子把大哥从小就养在身边,傻子都知道大哥会是老头子的接班人。 

  
  

然后好友叹气,乐啊你亏了,要是你当年继承你爹衣钵,那轮回不就是你的了吗! 

  
  

张佳乐白眼,你傻啊你,我爹我大哥那时候轮回算个鬼,就是在徐汇区都不一定排的上名;现在轮回这么厉害,还不是都靠的周泽楷? 

  
  

好友点头,对对对乐哥您说的是,诶对,那你后来是为什么又干这个了? 

  
  

张佳乐故作深沉状,那是一个月黑风高夜……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那时候老头子刚被杀,仇家却仍不解恨,就找上了他的儿子们。 

  
  

张佳乐刚从学校离开,便被几个人拖进了个小巷子,看样子是准备打他一顿;但张佳乐也不是吃素的,虽说他长得秀气清瘦,也是从小打架打到大的,袖子一撩便能看到肱二头肌。 

  
  

为首是个寸头,左手上有个纹身。他有一言不发,直接一拳就朝着张佳乐送了过去;张佳乐侧身多开,毫不犹豫地就回了一拳,顺带给了旁边一个准备出手的小弟一脚。 

  
  

几招下来,张佳乐已是体力不支,败下阵来;那几人也是鼻青脸肿,纵是以多打少也仍没讨到什么便宜。 

  
  

张佳乐靠着墙喘着气,他抬手抹了把脸,艹,一手血。他提防着那几人再冲上来,却听见那寸头说:“就这样吧,走了。” 

  
  

“就这样走了?”一个小弟问,然后就因为嘴角的伤痛得龇牙咧嘴。 

  
  

“他们一共才给了多少钱?就这样打一顿差不多了。”寸头说,“对了,你叫张佳乐是吧?我是孙哲平。你挺厉害的,要不要一起?” 

  
  

在小巷里昏黄的灯下,孙哲平的神情显得极为认真,于是张佳乐说,好啊,一起。 

  
  

听故事的人很惊讶,说,没想到你是这么冲动的人。 

  
  

张佳乐笑,我冲动不冲动你还不知道吗? 

  
  

也是,张佳乐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他当年离开百花又来到霸图,这事像一块石头突然坠入深潭,掀起轩然大波;但这石头也是他纠结了数月时间,才狠下心扔下去的。 

  
  

所以,他选择和孙哲平合作,也只是忽然意识到,自己从小计划的“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这样平静的生活,在自己以及其他人知道他的生父是谁之后,就已经再也不可能得到了。 

  
  

而孙哲平像个引路人,恰好出现在这时。于是百花诞成立,于是双花组合出世,于是繁花血景诞生。 

  
  

那时的百花啊……绚烂,耀眼,张扬地盛开在西南一角,即使是叶秋也要退让三尺。 

  
  

但花是会谢的。最终孙哲平手伤,失踪,是真真正正的失踪,杳无音信,即使是在最厉害的情报贩子那儿也买不到有关他一星半点的消息。所以在他听到有人轻描淡写地说出“孙哲平在兴欣”时,才会连思考的步骤都略过,就坐上了去往杭州的高铁。 

  
  

张佳乐在孙哲平消失之后,苦苦支撑了百花两年,不得不黯然离去。 

  
  

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正和张伟在烧烤摊撸串。张佳乐咬了口烤串喝了口啤酒,突然就说:“我打算走了。” 

  
  

张伟不意外地点点头,又说:“我会留下,你多保重。” 

  
  

张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想到自己会在百花留这么久。 

  
  

他只比张佳乐小一岁,都是云南人,自从那次在上海认识之后,关系就一直不错。事实上,他甚至可以算是第一个知道张佳乐和孙哲平创立了百花的人。 

  
  

张伟知道,张佳乐创立百花原因之一是父亲的仇家找上门来,也算是迫不得已之举;他自知无法明哲保身,就干脆主动去找了张佳乐,问他,要不要帮忙。张佳乐点头,那时的百花缺人得很,却不敢轻易信任外人,这时候来个知根知底的兄弟,自然可以说是雪中送炭了。 

  
  

于是张伟就在百花留下了,直到百花换了三四个大当家的,他还一直牢牢守在三把手的位置上。 

  
  

于锋说他没追求,他说他自己就是受不了三把手的位置才从蓝雨跑了的。 

  
  

张伟虚心接受,他确实没什么追求。先前没认识他爹、没来百花的时候,他对人生最大的追求就是吃饱穿暖,夏有空调WiFi西瓜,冬有暖气被窝火锅;后来追求也没远大到哪儿去,也就求个好好活着,挣钱养老。不过他还是反驳,你们蓝雨那个什么……郑轩比我还要没追求好伐? 

  
  

有人曾经问过他,你就没有打算过离开吗? 

  
  

这时候张伟就真诚地摇摇头说,还真没有。 

  
  

为什么啊? 

  
  

大概是在百花待出感情来了吧。张伟在心里回答说,但他没敢说出来,只是笑笑。因为张伟知道要是他这样一说,对方肯定会提起张佳乐,说,张佳乐他还百花创始人,资历你深得多呢,现在还不是跑到了霸图。 

  
  

这当然不一样,让张佳乐有感情的是有孙哲平的百花,让自己有感情的只是百花,纯粹的百花而已。 

  
  

这种感情让他在百花待到了金盆洗手,让他看着百花沉沉浮浮。 

  
  

张佳乐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高铁站看见张家兴。他穿着套运动装,拖着个旧行李箱,看上去就像个放假回家的学生。 

  
  

张佳乐一共也没见过张家兴几次,对于他这个小弟,唯一的印象不过是“在杭州上大学”而已。上一次看见他,是他在朋友圈说,他考上了杭州的一所重点大学的医学院,还傻兮兮地放了张行李箱的照片;下面是一排咱赞,和同样学医的张新杰的一句规规矩矩的“恭喜”。 

  
  

不过,也多亏了这张照片,张佳乐才能通过箱子认出他来。他刚想上前去跟对方说几句话,便看到有人叫了声“小张”,张家兴应声小跑着过去:“找我什么事?” 

  
  

张佳乐定睛看去,那人戴着副半框眼镜,一身西装,风度翩翩,一手拿行李,一手拿着个黑色文件夹;联系他和张家兴的互动,多半会被认为是一位大学教授——张佳乐却看的清楚,这人正是雷霆大当家,肖时钦! 

  
  

肖时钦此人,表面温和无害,内里却是算计得飞快,人缘又莫名地好,在武汉混得风生水起;这段时间嘉世遭难,便花大价钱请了肖时钦过来,可惜还是回天乏术…… 

  
  

肖时钦显然是要回武汉的,张家兴竟和他一起走!张佳乐愕然,本还以为这小子会老老实实地上完大学呢。转念一想,也没错,树欲静而风不止,和自己当时的情况也差不了多少嘛。张佳乐轻叹一声,刚想走,却听到后面有人喊道:“二哥!” 

  
  

张佳乐无奈,只得转身朝那两人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前辈好。”肖时钦道,“没想到你和前辈是兄弟……正好我们的高铁还有段时间才出发,不如一起喝杯咖啡?” 

  
  

张佳乐想想,没什么拒绝的理由,便点头答应了。 

  
  

三人一道聊了几句,张佳乐才知道,自家小弟从来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否则他也不会为大学的事和家里闹翻,最后还是一意孤行地背井离乡,跑到杭州上大学。至于走上这条路的原因,张家兴说的很含糊,只是说被仇家找上门来的时候,偶然认识了叶秋。 

  
  

然后?张家兴没说,张佳乐也猜得到,多半是被那个老狐狸花言巧语拐走了呗。再之后的事情就更好猜了,张家兴刚到嘉世没多久,就碰上了嘉世内乱,于是他人云亦云地站在了反对叶秋的一方;结果就是嘉世分崩离析,他就干脆地跟着外援肖时钦去了雷霆。 

  
  

“你去雷霆应该不错。”张佳乐说,然后又问道,“你们……有看到孙哲平吗?” 

  
  

“嗯,他在兴欣——给叶秋帮忙。” 

  
  

“他怎么样?” 

  
  

“看上去不错……”张家兴迟疑了片刻,说,“兴欣的盘口就在嘉世附近,如果你想……” 

  
  

“那就好。”张佳乐似乎是长舒了一口气,转身走向售票处,“那我走了,再见。” 

  
  

“呃……你不打算……” 

  
  

张佳乐扬了扬手机,头也不回地说:“知道他不错就行了,再说,我还有事要办呢。” 

  
  

手机上有两条新信息,一条是“来上海,地址:xxxxx,石不转”,随后是一条订票信息。 

  
  

行吧,又是一个被黑道大佬拐走的弟弟。张佳乐一边排着队取票,一边想着,丝毫没有考虑到张伟也算是被他拐走的。 

  
  

至于另一个被黑道大佬拐走的的弟弟,就是刚才给他发信息的石不转,张新杰。 

  
  

说实话,张佳乐一直觉得,如果全家都混黑,那么张新杰一定是最白的那个;因为据张佳乐所知,张新杰从小到大都是标准的别人家孩子:整天认真学习,从不打架,从不玩游戏,次次考试全校前五(除了一次拿过第四之外,其余都是前三),高二就拿到了英国C大的录取通知书,早早地出国留学了。且不说张新杰文文弱弱的,戴着副八九百度的眼镜,估计别人一拳就可以把他打趴;就凭他早已出国这一点,就没有理由再走上这条路——毕竟其余兄弟几人都是被仇家逼上梁山的。 

  
  

张佳乐是在国外偶然遇见张新杰的。那时他刚离开百花,却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干脆买了机票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某个傍晚他在公园散步时,正撞上两个东方男子,手挽着手,也在散步。较高的那个,魁梧高大,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在押着犯人而不是挽着恋人,竟是霸图的当家韩文清;而另一个,戴着副黑框眼镜,头发规规矩矩地梳成中分,正是张新杰。 

  
  

三人认出彼此,尴尬地对视片刻,然后便在公园长椅上进行了一场尬聊,主要内容是韩张二人的恋爱史,伪医学院留学生真黑道小少爷被小混混敲诈,路过的伪拳击教练真黑道大佬顺便帮了个忙,于是留学生为了表达谢意请教练吃饭……最后他们知道了彼此的身份,过上了xing福快乐的生活。 

  
  

张佳乐:不,我不想听你们的恋爱史。 

  
  

讲完恋爱史,张新杰就严肃地问,反正你也离开百花了,来我们霸图怎么样? 

  
  

很好,刚被拐走就会帮着拐人了!这叫什么,为虎作伥! 

  
  

当然,张佳乐在纠结了一段时间之后,最终还是到了霸图;说是“一段时间”,实际上他考虑了近一年。他对外说的复出理由是“自家亲弟弟需要帮忙”,当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就只是个托辞,至于真实理由,只是三个字,不甘心。 

  
  

这次张佳乐去上海,是因为霸图要和轮回谈生意,他大概算是个保镖或者打手。这一次和轮回的谈话还,因为有着张新杰和江波涛二人,衬着酒吧里驻唱歌手的民谣,还算是一团和气;不过等到谈完,也已经是深夜了。 

  
  

张佳乐正打算离开酒吧,就看到一个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进来,眼角有一道熟悉的伤疤。他还没有坐下,酒保就递给了他两杯酒,显然是个常客。 

  
  

他怔了一下,问身旁的调酒师:“这人是?” 

  
  

“似乎是附近一个拳馆的拳手,或者教练什么的——我也记不太清。”对方答道,又压低声音说,“听人说,他以前是道上混的呢,据说他眼角的这道疤是被子弹擦的,他这腿好像就是被仇家打断的……” 

  
  

果然是张益炜啊,自己的大哥。张佳乐只是零零星星地听说过这个大哥的消息,他在接手轮回后不久,方明华就发现了周泽楷,并把他挖到了轮回;弱肉强食,张益炜只有丧家犬一般地离开轮回。头两年还听说有人在小帮会里见到过他,后来便再没了消息;轮回倒是越做越大了。 

  
  

唉,兄弟五人,同姓不同命啊…… 

  
  

调酒师说了半天,突然反应过来似的,问他:“你问我这个,你俩什么关系啊?” 

  
  

“他啊……我一个兄、亲戚。”张佳乐听到自己这样回答。他晃晃手上的酒杯,里面的半杯酒映着酒吧昏暗的灯光,在他眼前幻化出一幅幅画面,一会儿是孙哲平问他要不要一起,一会儿是张伟咬着烤串含含糊糊地说他会留下,一会儿是张家兴拖着破旧的行李箱在车站走着,一会儿是张新杰和韩文清牵在一起的手,一会儿是张益炜一瘸一拐的身影…… 

  
  

我大概是有点醉了,张佳乐想着,喝下那半杯酒,跟在张新杰的后面离开了酒吧。 

  
  

酒吧里的红发驻唱女孩还在弹着吉他唱着歌: 

  
  

Moving on and on and on we go

  
  

(前行 前行 我们渐行渐远) 

  
  

Shining lights above blown away

  
  

(头顶处灯光悄然散尽) 

  
  

Could we ever find the reason why

  
  

(我们能否找到这一切究竟起源于何) 

  
  

How could we gone so wrong for so long

  
  

(我们竟已踏上歧路 已一去不回) 

  
  

Wanderers

  
  

(徘徊的人们啊) 

  
  

—END.— 

  
  

*歌词出自《wanderers》,歌词和翻译来自网易云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