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方王][Blood Tears番外]暗恋

*明明还欠了韩张然而我就是忍不住写番外

*于佳翎(鳞)视角第一人称

*有参考八月长安的《暗恋》

*《Blood Tears》看这里

#流水账# #人物是虫爹的,ooc和bug是我的#

 

1

他是大小眼。

妈的,老娘强迫症,晚期。

最初,我知道他是我同桌的时候这样想。

他自我介绍时说,希望成为喰种搜查官。

我是喰种。

所以,我们注定了势不两立。

所以,我不能喜欢他。

 

2

可我还是喜欢他。

喜欢看他认真听课的样子,咬着笔,微微眯着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连大小眼都温柔了起来。

喜欢看他在跑道上冲刺,头发被汉水粘成一绺一绺的,穿着松松垮垮的背心,可以看到肌肉和锁骨。

喜欢听他给自己耐心地讲解题目,一遍又一遍,声音出奇地好听。

喜欢听他在台上喊着“安静!”,嗓门不大,却冷静有力,不是隔壁班班长的那种尖锐的嘶吼。

我真是没救了。

喰种喜欢上一个搜查官。

 

3

毕业典礼上,我看见有个女孩子向他表白了,用的是“我喜欢你很久了”这种老套的句式。

对不起……

他对女孩子说。

你是个好人?标准的拒绝句式。

他说:我喜欢男的……我们不可能。

他又局促地说了声“对不起”就转身走了。

留下那个女孩子僵在原地,滴下两行眼泪。

 

4

后来,我在毕业生留言墙上看到了一张便利贴:

我喜欢方士谦,谁也不知道。

方士谦比我们大两届,毕业之后去了喰种搜查官养成学校,现在在微草队。

很秀气的字,像是女孩子写的。

但我认出来了,是他的字,我曾经临摹过,好像这样就能和他近一点似的。

 

5

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

比如那天方士谦来学校演讲,他居然一直在认真地听,没有睡觉或者写作业。

比如他说,他想去微草,因为那里有“希望可以并肩作战的人”。

我没再上高中,而是加入了“赤舌连”。

听说,他也去了喰种搜查官养成学校。

以后只可能在战场上遇到了,我想。

 

6

我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他。

他被改造成了独眼喰种,成了我们的“武器”;赤舌连让我检查缴获的东西。

从他的包里发现了一本本子,是日记本。

今天他来演讲,第一次感觉他这么……孩子气,很可爱。声音清亮,很想录下来。

很显然,“他”是方士谦。

听说他要去微草,很巧,我之前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他就算去蓝雨,我也想和他一起。

上面写满了“他”,还有剪报,和我一样,都是暗恋。

加入微草,林队重伤,让我当队长。

他很不满地说,为什么?他才刚毕业,就……

林队打断他,他比你更适合尾赫。还有,队长的职务,也给他。”

我们愕然,什么?

我对林队说,我恐怕没这个能力。

他冷嘲热讽,你也知道啊?刚才给你库因克的时候怎么不拒绝?

我淡淡说道,林队说更适合尾赫,前辈你惯用的是甲赫吧?

但是,尾赫的库因克又不止灭绝星辰一个,你凭什么一毕业就得到它?方士谦喊道。

我说,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不然,如何与你并肩?

他继续冷笑,哦?那你却不相信自己有担任队长的……

我打断他,那不一样!

一个让你我并肩,另一个却让你厌恶我,怎么会一样?

装什么呢!王杰希,你……

别吵了!金局已经批准了。

林队大喊,我们才沉默下来。

他撂下一句“反正我不会承认你队长的身份的”走出病房。

我想,如果我不打断他,会不会就不一样了?

不是一个好的开始啊,大概也不会有好的结局,也许连好的过程都没有。

 

他今天战斗的时候遇到危险,可能受伤,我帮了他,他反而吓了一跳。

我确实过于大胆了吧?半米的距离里用库因克击杀喰种,又没伤到他,挺难的。

他惊讶,问我怎么做到的。

我回答说直觉,我总不能说天赋吧?

他好像又被吓到了,所以我补充说:至少有九成把握。我绝对不会这样孤注一掷,尤其是……拿队友的性命开玩笑。

更不可能拿你的性命开玩笑。

说这话的时候,我认真地看着他。他……很好看,我下意识移开了目光,总是不敢和他对视。

果然,暗恋都是一样的,我也不敢和他对视。

他今天叫我小队长。

这比打败喰种还让我开心,他终于承认我了。以后关系会越来越好的吧。

这个过程还是很好的。

接下来大多是他们之间的各种小事,方士谦的一个眼神一句话,就会让他思索半天。

我也是,小心翼翼地揣测他对自己的看法,生怕被讨厌。

他今天早上走了,去日本,说不想拖累我们。

昨天为这件事我们还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趁着他飞机还没起飞,我打电话给他,发了一阵火。

他挂了电话,可我还有一句话没说。

我等你回来。

我只能拿着手机,听着单调的忙音。

对了,他送给我了一条项链,很好看,戴上了。

后面,全部是空白。

是和方士谦失去联系了吧。

我偷偷留下了这本本子。

 

7

我拿到了“灭绝星辰”,似乎能在那上面感受到他的温度。

后来,我被抓走了,在库克利亚。

审问我的是方士谦,他居然回国了。

听上去方士谦很关心他。

双向暗恋?

反正我连“恶毒女二”都算不上。

我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告诉了他“餐厅”的位置。

如果他们能够再度并肩,我会很开心的。

因为这是他的愿望。

 

8

他被关进库克利亚。

他成了Qs班班长。

他和方士谦在一起了。

方士谦又来审问,我看到了他手上的银戒指。

我开玩笑地说,结婚了?

他笑着默认了。

王杰希?

我说出这个一直不敢直接称呼、只敢用“他”的名字。

方士谦点头。

他离开之后,积蓄了十多年的泪水喷涌而出。

 

9

方士谦给我看了他们的结婚照。

两人并排站在初中的留言墙前,几个大字几乎占满了整面墙:

方士谦喜欢王杰希,全世界都知道。

我喜欢王杰希,只有我知道。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