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转][忘羡]远方的苟且 / 1

by 守微

#忘羡# #义城拆分#

注意事项+食用指南:

1.本文主CP为忘羡,副CP原著提到多少大概就写多少。可以确保的是义城组被拆分到各个系统,暂时是见不了面了,蓝大哥没对象,江宇直没对象,金光瑶没对象。

2.本文提到的事件及评价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我会尽量拉正三观。

3.网文网画,面基很晚。

4.书中书又名忘羡/义城组众人的花样打开方式,不过义城组各位并不组CP。

最后.HE,作者更新不一定。

Tag:远方的苟且

☆*☆*☆*☆*☆*☆*☆*☆*☆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你问自己:值得吗?

——题记

第一章:那个披伪娘号窥屏的作者唷

夷陵老祖魏无羡:退圈前最后一条微博。这个账号会保留,留到你们骂痛快为止。

这是魏无羡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同一天,他与魔道文学网的购书协议终止,彻底封笔。对此魔道文学网的解释是:当初魏无羡写《夷陵秘录》的时候与网站签的是购书合同,也就是说,网站只有作品版权,对作者的归属权并没有限制。

一个类型文学板块著名悬疑作者的离去,对整个网站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或者说,网站的运行者们生怕他留下什么影响,所以处理得异常干净。《夷陵秘录》一、二依旧在书店销售,只是书架前少了许多徘徊的读者。毕竟,对于他们来说,“魏无羡”其人,不过是一个手段卑鄙、恶性炒作、最后被群众雪亮的眼睛揪出来批斗到退圈的小人写手而已——说作家都侮辱了“作家”两个字。至于闹得沸沸扬扬的“围剿”退圈事件,也被视作他的最后一场夸张的告别秀,收获数点嗤笑。

时间永是流驶,话题永在更新,前一秒被钉在耻辱柱上唾骂的人,下一秒就被新的耻辱柱撞进了时间的尘埃里,永不再见了。

只有人还疑心,魏无羡其人及其记仇,之前在抄袭事件里是如何咄咄逼人,难保这一次是假退圈,回头披个小号回来骂。不过,等了十三个月,连疑惑也被冲淡了,也就再无人提起他了。

十三个月后。

魏婴塞着耳机凌虐了对方小队,在己方四个菜鸟狂感叹抱上金大腿的时候退了LOL。说到底不过是手速快了点,他的手速本来不是打游戏练的,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才玩而已。最近游戏对他的吸引力在日渐减弱,是时候开发新的娱乐了。

他剥了根棒棒糖顺手塞嘴里,打开了桌面右下角一直在跳的一个叫“西北农林大农业合作社”的群。

聂二:魏兄,这节大课堂点名了

魏氏小苹果:帮我叫声到就好

聂二:点了

魏氏小苹果:谢了

魏氏小苹果:回头帮我抄份提纲

聂二:好

聂二:你救救我的命,我已经是第三年学分修不满了,今年选修学分再挂,我大哥是真会打断我的腿的

聂二:什么分支总支的,反正我这门课就两眼一抹黑,连老师都分不清,谁还有多余的脑子去记那个

魏氏小苹果:好,我到时候给你小抄

魏氏小苹果:包过

聂二:魏兄你这保证不牢靠啊,你都一年没上过这门课了,次次靠我抄提纲的

魏氏小苹果:以前我上课也是睡觉,要不就是写小说,现在没什么变化

聂二:那也是人到了啊

聂二:算了,魏兄你记得考试帮我就好

这是他们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专业的大三群,现在群里就他们两个人。正在和他说话的人叫聂怀桑,他室友,别号一问三不知,学问稀松,胆小如鼠,三句话不离他那据说威猛雄壮说一不二的大哥。不过三个室友里,魏婴也就能和他说上几句话。

他都大三了,三年来他在室友们的印象里都是个抱着电脑的敲键盘狂魔,天天不务正业,考试成绩却贼好,还带着个水稻品种改良的实验,可谓人人得而诛之的学霸Number 1。不过近一年来他的敲键盘方向从写小说变成了打LOL,倒是让室友们看到了几分拖他成绩下水的希望——顺便说一句,该希望至今还是落空的。

魏婴嘬着棒棒糖,在网页上点来点去,手总是不自觉地往某个图标上蹭。如此几次,他干脆直接点开了那个网站快捷方式。魔道文学网深蓝色的首页跳了出来。和一年前没什么变化。魏婴一边唾弃着自己怎么又贱骨头地点了这个图标,一边又开始忙不迭地查看各人的动态。

三年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的,他经常是每两三天就来看一次这里。和上次看相比,魔道网变化并不大:男频的“三毒圣手”又发誓赌咒要三更,在求月票——不用想就知道又是在水,这人几年来描写没什么进步,水剧情的功力倒是一日千里,当然嘴炮也没落下;女频的“金光瑶”和“诗诗子”果然还在一二两位——这俩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掐个不停;类型文学区的“赤锋尊”还没更新《祭刀堂》——

这是魏婴唯一还在关注的一篇小说了,也是魔道网罕见的武侠小说。看着下一次更新的日期仿佛远在天边,他简直想披个小号去打滚卖萌散月票催更了!

说是“简直想”,但是当鼠标真的移到左上角“注册”的湖蓝色小字上时,魏婴还是为自己异常诚实的身体惊呆了:明明只是走个神而已,为什么就移过去了呢?

他哆嗦了一下,手就点了鼠标左键。

上一次注册还是两年多前的事,当时他刚高考结束,第一志愿报了西北农林大学,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发放祖国大西北了,为此他毁了一个约:他那从撒尿和泥的时候就认识的发小、养父母的儿子江澄同学,当年和他拉过勾约过定以后要考一个大学,当初志愿书还是他看着江澄填了武汉大学,然而就因为高考前开玩笑说“不如回家种红薯”,他把第一志愿填了农林大,第二才是武大。结果很自然,以魏婴当年高中时的学霸成绩,妥妥地被第一志愿录取了。当时班主任还感叹,从没见过有人第一志愿的分数线比第二志愿还低的,这是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么?

魏婴自小没心没肺,知道自己录取了之后就那么呵呵一笑。然后,江澄怒了。

两个从小学毕业之后虽然互相吐槽却从没打过架的好兄弟,那天破天荒地在操场上打了一架。现场及其惨烈。当围观群众好不容易拉住他们的时候,魏婴满脸是鼻血,江澄的左手手臂因为用力过度脱臼了。最后被学弟们扭送医务室的时候,江澄还恶狠狠地对他说:“你等着,我要把我给过你的东西都收回去!”

然后第二天他们一起在魔道网写小说的号就改了密码。魏婴只能自己重新注册了一个,ID挺赌气,叫魏无羡。

你收回去又怎么样?反正我不羡慕你。

然后他写了两年的悬疑,写得比江澄那个号还火。再然后他就被万人唾骂到退圈。

“都过去了啊。”魏婴申请了新的新浪邮箱。期间因为一直犹豫和紧张,他已经把那支草莓味棒棒糖嘬完了,现在就留了根塑料棒被他咬着,不时还吹两声。“用户名啊……叫啥好呢?反正就是个撒月票催更的小号。”

《祭刀堂》所在的类型文学区的读者一向是男多女少,原因很简单——这个区绝大多数都是惊险推理悬疑恐怖,娇花般的萌妹读者光是听见那些书名估计都能吓得够呛。

当年唯一打破这个魔咒的还是他魏无羡。当初他连载《夷陵秘录》的时候,评论区净是打赏的萌妹。这也使魏无羡当年成了魔道网三大妇女之友之一。原因很简单:他文里少见爱情,大多都是友情,换句话来说——是基情,时下腐女当道,最吃的就是这一套。

作者笔名“赤锋尊”,一听就知道是个八尺老爷们。或许萌妹纸的鼓励有助于他更新?

魏婴干脆最小化浏览器,重新开了个魔道网的页面,在女频开始搜名字。他就近点的就是女频大手金光瑶的文,看见的第一个名字,复制黏贴,搞定。

不多时,注册完成,页面显示:“欢迎您,魔道用户,昵称:莫玄羽。

魏婴放下鼠标,把手指关节掰得咔咔响。然后他发现自己注册的新浪邮箱还能连通微博账号。反正他这次是挂小号的,多微博一个也不差。不过是注册程序多轮一遍,随手挂个Doge头像,新马甲“帅得飞起莫玄羽”注册完毕。看看自己空荡荡的首页,魏婴忽然发现——即使自己回来了,最多不过是窥屏以前几个老朋友,有什么意思?

不,还是有点意思的。至少他可以转发一些以前大号不敢转的人。

鼠标移到左上角搜索,魏婴咬着棒棒糖棍,笑着输入了一个用户名:

含光君。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