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转][忘羡]远方的苟且 / 3

by 守微

#忘羡# #义城拆分#

注意事项+食用指南:

1.本文主CP为忘羡,副CP原著提到多少大概就写多少。可以确保的是义城组被拆分到各个系统,暂时是见不了面了,蓝大哥没对象,江宇直没对象,金光瑶没对象。

2.本文提到的事件及评价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我会尽量拉正三观。

3.网文网画,面基很晚。

4.书中书又名忘羡/义城组众人的花样打开方式,不过义城组各位并不组CP。

最后.HE,作者更新不一定。

Tag:远方的苟且

☆*☆*☆*☆*☆*☆*☆*☆*☆


第三章:那个在评论区秀智商的前辈唷

投了票之后魏婴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如何模仿萌妹纸的语气?

其实如果是日后问他的发小江澄“什么是魏婴的萌妹语气”,他会带着全身鸡皮疙瘩举出一大堆令人振聋发聩的例子。可惜,时间用不能加速,于是现在的魏婴依然要纠结如何卖萌的问题。纠结了一阵子之后,他还是决定先遛遛评论区,想好自己说什么才能顺利催更。

《祭刀堂》是一部侠小说,作者“赤锋尊”笔力颇似金庸,一板一眼。这在魔道网显得很异类。武侠小说向来都被划在“闲书”一区域,但是有还金古黄温珠玉在前,又不肯拉下身子与玄幻一类的快餐文学扎堆,导致这类作者常有心比天高、身为下贱之感,心中很是愤愤。再者说,玄幻魔幻不拘来源,往往古今混用,拈来便成,祥龙瑞凤与塞壬比蒙齐飞,天从云与霜之哀伤一色,水剧情也是相当方便。而武侠作者受古风限制,以及前人作品影响,往往取材于古代文化典籍,但求一招一式均有出典,一草一木均有古意,工作量自然大了不少。

这也就是为什么赤锋尊久不更新了。可以谅解,可以谅解。

之前说过,《祭刀堂》读者群性别多为男,对于作者不更新这件事适应能力相对较强。而且最后更新的一章恰好是个剧情转折点,评论区里讨论剧情的反倒多过魏婴这种打滚催更的。鼠标滚轴没翻几下,魏婴就发现一个长长的分析楼层。标题挺醒目:论新人物薛琅是不是祭刀堂的弃子。

薛琅是新更里刚出现的人物,而祭刀堂是目前全文最大的Boss组织。《祭刀堂》主角木澄心是个刚刚学成入世的年轻道人,为追查魔刀“赤锋鲨齿刀”杀人一事,得罪了这个以收集魔刀、借魔刀之名作乱江湖的组织。他被追杀,被迫害,甚至连累不会武功的好友宋伯珏失去了一双眼睛。如今剧情进展到木澄心懊悔难当,将自己的一双眼睛挖出来换给了宋伯珏,然后带着暂充眼睛的乞丐女孩阿兰,西行入蜀继续寻访魔刀故主燕明峰的下落。薛琅就是他们在路上捡到的一个拖油瓶子——一个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倒在路边的少年。

按照魔道网“女配多炮灰,男配多捅刀”的习俗,各位读者很容易联想到薛琅就是那个要捅刀的居心叵测男配。魏婴看到的那楼楼主叫思追,颇为认真,列了一串理由,试图说明薛琅是祭刀堂的人:

“首先,阿兰发现薛琅的场景就很蹊跷。阿兰当时是描述是'丛生的杂草里躺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半凝固的血铺了一地',再后来检视薛琅身上的伤口时,居然有数百条长长短短的伤口。这种手法接近凌迟,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普通江湖人士对仇人再痛恨,也断然不会采取凌迟和弃尸荒野的方法。但是祭刀堂的人不同,从之前被木道长抓到金陵台的那个祭刀堂成员毫不留情地打瞎宋道长的眼睛来看,祭刀堂似乎惯用残忍的方法惩罚他人。那么,或许惩罚对象不限于外人,也可以是自己人。薛琅的同伴被抓上了金陵台,他们在惩罚薛琅办事不力。

“第二,薛琅的喉咙损坏得很严重,阿兰看见'他的喉咙处至少被人切了三刀,一说话就吐出粉色的血沫,嗓音沙哑,像是老鸦啼鸣'。木道长此时是个瞎子,看不见他,更认不出他的声音,这就为薛琅留下来取得木道长信任奠定了基础。我不知道未来他的喉咙会不会好起来,如果他的喉咙养好了,木道长或许就能认出他了。

“第三,阿兰看见薛琅被切掉了左手小拇指。我查了一下,在日本黑帮里切小指表示效忠,不过也有切小指谢罪的处罚。切掉小拇指之后,人就拿不稳刀了,因此就失去了威胁力。

“第四,薛琅在被救后主动提起让木道长问他的身份,显示出不愿连累的意思。但是我个人觉得这像是在欲擒故纵。这一条推断比较牵强,说实话我自己也不太相信,大家也可以提出不同看法。”

魏婴看完之后直感叹——好久没有见到这么认真分析又有礼貌的小朋友了!以前他的评论区里那些猜剧情的,谁不是得理不饶人、抓住就开撕的?单在魔道网评论区撕还不算,战火一路燃烧到贴吧微博知乎空间,大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气势。那些日子类型文学区的热度一半都是靠他顶上来的。

有时候温情就管他叫热度宝。后来他不是自称夷陵老祖魏无羡吗?温情就把他的备注改成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还好温宁给他改回来了。

温宁是温情的亲弟弟,也是当初《夷陵秘录》的御用画师。温宁在他封笔之前就已经退圈,现在算起来,也是一年多没联系了。

右下角的“农业合作社”群终于不跳了。当它也安静下来之后,魏婴终于感觉到了孤独——他这一年来浪费了大量时间打游戏,不如说是在浪费时间驱赶这种孤独。一年前他QQ里的所有群组总会在他刚上线时就响个不停,从编辑内部群、作者亲友群到书友读者组的大聊天群,每个人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首页开着八个窗口轮番回复还嫌来不及。而现在他们不是踢掉了他,就是再也不上这个群组了。

魏婴剥了第二颗棒棒糖丢进嘴里。薄荷味的,他觉得有点辣眼睛。

留给孤独的时间越少越好。再读了一遍思追小朋友写的分析,魏婴觉得自己找到了独特的催更方法:

赤锋尊应该还没尝过看读者在评论区撕逼的滋味吧?

熟悉的笑容爬上嘴角,魏婴把键盘打得啪啪响,仿佛有用不完的气力想要发出去:

“17楼的观点我可不怎么认同哦。我倒是觉得呢,这个薛琅是个大好人呢。

“来来来逐条批一下。第一条,关于17楼说的凌迟,我倒是同意可能是祭刀堂干的,但是不一定薛琅就是祭刀堂的人。祭刀堂习惯做的就是借魔刀的名义杀人,或许这是新一把魔刀的第一个牺牲品,之前木澄心给宋伯珏换眼时,抱山就说过祭刀堂不只有一把魔刀。赤锋鲨齿刀的杀人方法是一刀断头,而且是屠灭满门,这是依据当年燕明峰的事迹。如果新一把刀的故主就喜欢凌迟,而且喜欢随机杀人呢?这么说的话,木澄心相当于捡了个关键道具回来呀。

“第二,关于喉咙的……或许只是赤锋尊大大为了表现他伤得很严重。分析也要适度,'两棵枣树'这一类的细节就别太抠了,作者自己可能都没注意呢。”

关于过度分析这件事他是太有发言权了。当初他写《夷陵秘录》的时候太狂,放话说“在完结之前猜出真凶是谁并解释合理的还没出生”,结果评论区个个死抠更新细节,生怕漏过一个伏笔,就连主角魏远道“吃了个苹果”这种细节都有人用象征主义符号学之类的分析个半天,还有一群拥趸追捧着说“大神好棒”的,看得他哭笑不得。

“第三,关于左手小拇指这个细节的……前辈友情提醒,《祭刀堂》可是东方武侠哦,赤锋尊一路写下来连个倭寇都没出现,怎么可能出现日本黑帮切小指谢罪的设定?没准人家小时候小指畸形、或者有什么悲惨往事所以没有小指呢。更新里阿兰只说他的小指被切了,可没说是什么时候切的,伤口很有可能都长好十几二十年了。

“第四,不是所有疑似反派的男配都会捅刀的。你看看……”魏婴想了想,觉得自己脸皮足够坚实,马甲也足够坚实,于是继续写下去:“你看看以前这个区的连载《夷陵秘录》,里面那个江晚就是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嘛。刚出场的时候看起来多么阴险狡诈居心叵测,其实还不是一枚炮灰。”

当初他写这个角色其实只是为了恶心江澄的——这件事魏婴当然不会说。敲完之后,他习惯性地查了一遍有没有错别字,然后点了发送。

以前还真没感觉,做分析的时候那种大权在握的感觉特别爽——不过比起来,还是当幕后黑手的作者比较爽嘛。

要不,趁着马甲坚固,偷偷开个坑?

(TBC)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