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聂怀桑]展锋

#聂怀桑only,除忘羡外无CP
#私设有,ooc有,原创人物有
#原著是墨香铜臭的,聂怀桑是我的/doge


“看不出来啊,聂宗主。”封馆大典结束,一人在聂怀桑身后阴阳怪气地说。
聂怀桑转身笑道:“我可以当成是夸奖吗,林宗主?”
这位林宗主林泽向来与聂明玦不对付,当年碍于聂家家大业大,不过是私底下说几句;聂明玦过世、聂怀桑接任家主之后,便是明着的找茬了,不过还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有其他几家帮着呢。
而如今,蓝曦臣闭关,金光瑶身死,蓝忘机不知在哪,自然是个好机会。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如今的聂怀桑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他更没想到,封馆大典会如此成功。
“自然可以。”林泽道,“不过当宗主……这样可是不够的。”
“那么请问林宗主,怎样才够呢?”
“能文能武。”林泽说着,将佩剑拔出些许,露出一段寒光闪闪的剑刃。他知道,武功一直是聂怀桑的硬伤,本身灵力就不出众,好不容易才结了金丹,自家的刀法又学得不精。
按聂怀桑的性子,他必是百般推脱,如此一来,便又多了个江湖上的笑料,林泽想。
“请多指教。”
林泽本在沾沾自喜,突然一道刀光便晃到眼前,慌忙拔剑招架。
他居然会出手?林泽愕然,更令他惊讶的是,聂怀桑手上握着的不是聂家传统的长刀,而是一对短刀!
这家伙什么时候练的?这明显和过去的聂家不一样啊,过去聂家的刀法都是硬碰硬,直接扛着刀砍;而聂怀桑现在用的更多以速度以及……
林泽一个分神,动作慢了一分,短刀便抵上了他的脖子。
……以及抓对方的破绽取胜。
“如何?”聂怀桑收回刀,问道。
“看不出来啊……”
这句话倒是真的夸奖了。
“怀桑……”江澄叫住转身离开的聂怀桑,他一开始便在一旁看着准备帮忙,“什么时候练的?”
聂怀桑停住脚步,没回头:“大哥……过世后不久。”
江澄苦笑:“藏了那么久?”随后又问:“送信的是你吧?”
聂怀桑回头,笑:“你觉得呢?”
江澄叹了口气,突然说:“还记得姑苏求学的时候吗?”
“嗯。那时候总是被骂。”
没人接话,两人便就这样背对背站着。
打破沉默的是金凌,他怯生生地叫了句“舅舅”和“聂宗主”。江澄依旧没说话,只是迈开步子走了。
“宗主……我们也走吧。”见聂怀桑仍站在原地,旁边的客卿陈珉熙小心翼翼地开口。
聂怀桑回头看来一眼,紫衣和金衣渐行渐远:“嗯。”

“打算摊牌了?”陈珉熙问道。
他第一次看见聂怀桑练双刀是在聂明玦过世后一个月。聂怀桑不适合聂家传统的刀法,也不喜欢甚至有些反感,而对新创的双刀却是很有天赋。
聂怀桑注意到陈珉熙,说,手上招式一点不慢:“别对其他人说。”
“宗主放心。”他应道,“其他人”自然指的是聂家的几个前辈,尤其是聂怀桑的叔父兼师父聂义宏,因为他不肯认真练习刀法,便经常被他明着暗着教训;如今刚当上宗主,自然又是一番冷嘲热讽。若是让这家伙知道了……恐怕会直接“起义”吧。
“对了。”聂怀桑收了刀,“帮我查下思诗轩。”
“是。”陈珉熙怔了一下才答道,他和聂怀桑从小便认识,这却是第一次听见他这么冷静、坚定地下令。
陈珉熙是聂家的一个客卿之子,年长聂怀桑两岁,从小与聂怀桑一起长大。聂怀桑从小就怕他哥哥,江澄魏无羡那几人又不能常常见到,陈珉熙自然与他关系最好。
“珉熙我大哥来了你帮我挡着点!”
“哎我挡不住啊……”
“珉熙这些春宫图藏你这啊!”
“……好吧。”
“珉熙帮我抄下书吧!”
“我跟你字体不一样啊!”
“珉熙刚才我偷偷溜出去的事情你别告诉大哥啊!”
“哦,他已经知道了。”
过去他们的相处模式就像这样,而现在……
“珉熙,查的时候小心些,尤其是金家人。”
“是。”
有一种朋友到君臣的感觉啊,不过陈珉熙并不介意这种转变。
这些年,他帮聂怀桑查出了聂明玦的死因和金光瑶的罪行,帮他杀猫送信,帮他完成封馆大典。最开始,聂家势力最大的是聂义宏,而陈珉熙却选择帮助聂怀桑,与其说是因为这些年的情谊,不如说是,聂怀桑的强大超乎他的想象。
聂怀桑可以一面为大哥的死而伤心,一面冷静地追查凶手。
聂怀桑可以一面“一问三不知”,一面巧妙地化解别人的刁难。
聂怀桑可以一面上金麟台求助,一面盘算着怎么害金光瑶身败名裂。
他似乎在聂明玦过世的那一刻彻底地换成了另一个人。

“是啊。”聂怀桑答道,“现在想扳倒我,没以前那么容易了。”
“对了,还有下一届仙督……”
金家,金光瑶已死,金凌年纪尚小;蓝家,蓝曦臣闭关,蓝忘机和魏无羡一起到处跑;四大家族能当上仙督只剩下江澄和聂怀桑了。若是说聂怀桑完全无意于仙督,自是不可能的。
“仙督啊……”聂怀桑顿了顿,说,“我还自顾不暇呢。”
显然,他打算退出竞争。
“因为江宗主?你和他……”
“回不去了。”聂怀桑淡淡地说,“如果要替大哥报仇,就必然伤害金凌,这样,江澄……江宗主就肯定……”
聂怀桑没说下去,但陈珉熙也明白了,从称呼的变化上。
“江澄、金凌还有蓝曦臣知道金光瑶不是好人是一回事,完全斩断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另外一回事。或者说,金光瑶就像是两个人,一个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另一个温文尔雅令人如沐春风。他们可以认清这两个,却无法承认这是同一个人。”聂怀桑曾经这样对陈珉熙说过,“接下来的任务……一是封棺大典,第二,就是逼着他们承认,这是同一个人。”
所以,在金凌对江澄抱怨“小叔叔比你温柔多了”的时候,聂怀桑接了一句,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友的,也是你的小叔叔。
于是他们吵起来了,不过几乎都是金凌单方面的大吼,聂怀桑只是在最后说,他是你小叔叔不假,他对你好也不假,但他杀死了我大哥。
说罢,转身便走。
陈珉熙想,聂怀桑之所以和他们不一样,是因为在他查出害死聂明玦的凶手是金光瑶的时候,那个在人前温柔地笑着的金光瑶就已经死了。
同时死的还有那个懦弱的聂怀桑。
聂怀桑从小就很聪明,学东西很快——也许除了刀法——只是从来不愿认真学。
陈珉熙问过他,为什么明明会被打被骂也不认真学习。
聂怀桑懒懒地瞥了他一眼,答道:“我又不打算继承聂家……学这么多有用吗?反正一切有大哥呢。”
那时候陈珉熙还是不明白,不过现在他懂了。
大概是不愿意和聂明玦成为对手吧。
就像赵匡胤所说,即使你不愿意当皇帝,你的部下也会拥护你,让你黄袍加身。
聂怀桑对他说过,他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家子弟,遭人唾弃也没关系。他也曾多次说起过,某个世家为了宗主的位置,争得头破血流,让外人尽收渔翁之利。
他不希望聂家成为“某个世家”之一。
但是聂怀桑接任宗主之后,他没有办法继续与世无争了。他总不能让聂家就此陨落。
他一面疯了似的学习练刀,一面当着他的“清河一问三不知”。
就这样,聂怀桑让金光瑶身败名裂众叛亲离,也让聂家重新获得了其他人的认可。

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鸣。
此鸟不蜚则已,一蜚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锋芒藏得够久了,是时候展锋了!

— END. —



*QAQ没赶上七夕
*不管了假装现在还是七夕
*七夕表白怀桑!~
*是的其他人都在写某某CP的贺文只有我用来表白( 。
*写得自己都看不下去,怀桑对不起……
*依旧群宣:欢迎加入怀桑研究所,门牌号:377937089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