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百粉点文][柳澄]用相亲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

#题目改自《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否搞错了什么》(虽然我并没有看过)

#给 @墨椋 的点文,柳澄宇直组的相亲梗




江澄一脸黑线地坐在咖啡店的角落,他是被虞紫鸢抓来相亲的。相亲对象是柳溟烟,出版社编辑,据说还是个业余写手。

柳溟烟长得漂亮,身材不差,工作也挺好的,这些自然不是江澄不爽的原因,而是……柳溟烟迟到了快十五分钟了!

又等了十五分钟,柳溟烟才姗姗来迟,后面还跟了个男人。

“抱歉抱歉!路上堵车迟到了一会儿!”女孩子冲进咖啡店,环视一周伸出手对江澄说,“江先生是吗?我是柳溟烟,这是我哥哥柳清歌。”

“你好,江澄。”江澄握住了对方的手,“你迟到了不止一会儿吧?”

柳溟烟的笑容僵了一下,抽回手:“江先生想要什么饮料?哥你还是喝卡布基诺对吧?”

柳清歌点点头,坐到柳溟烟旁边,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沓文件看起来。

“……随便吧。”江澄答道。

“好吧。”柳溟烟沉默片刻,“卡布基诺中杯,两杯拿铁中杯去冰,可以吗?”

“嗯。”江澄应着,没再说话。

柳溟烟咬了咬吸管,开口,“呃……你平时看电影吗?”

“很少。”

这叫人怎么接话啊!柳溟烟就差没有把咖啡泼到对方身上。

几人便没话找话地浪费了半个小时——对江澄来说,是一个小时的时间。

“嗯再见,对了还有,明天晚上一部我妹妹喜欢的电影上映。”临走,柳清歌突然说。

柳溟烟接道:“嗯对……江澄你有空吗?”

“明晚?”江澄皱眉,“我尽量吧。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江澄便转身上了车,身后隐隐约约听见柳溟烟骂他“活该找不到老婆”。

管他呢,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再说,江澄还不想结婚。

江澄不想结婚、尤其是不想凑合着结婚主要是受他爸妈的影响。

江枫眠和虞紫鸢是典型的商业联姻,一个是江氏集团独子,一个是虞家大小姐,两人又没有其他“喜欢到可以为此放弃家族”的人,便凑合到了现在。在江澄的记忆里,自己的父母很少说话,很少在家,很少同时出现,都在忙着各自的工作——连吵架都是极少的事情,永远都在冷战。

江澄想,他不要和他们一样,把孩子当成婚姻的唯一纽带。

第二天的晚上,江澄本来是有工作的,但在虞紫鸢得知居然有女孩子愿意约江澄出去看电影,便自作主张帮江澄把工作都推了。

“阿澄啊,这样的女孩子可不多了,好好把握啊……”虞紫鸢这样说着,在电影院门口停下车,把江澄推下了车,“溟烟是吧?阿澄他就是脾气不太好,其实呀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行了,妈。”江澄皱眉。

“好好好我会公司了啊。”虞紫鸢朝两人笑了笑便离开了。

“妈你路上小心。”江澄对虞紫鸢挥挥手,转身便看到柳清歌面无表情地站在柳溟烟身后,“……你也来了?”

柳清歌耸肩:“我陪我妹妹,不行?放心,我又不和你们坐一起。”

江澄点点头:“我们走吧。”内心却吐槽道,死妹控!

后来,江澄便经常(被虞紫鸢逼着)约柳溟烟出去,而柳清歌多半会跟着。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三人也熟悉了起来。柳清歌是苍穹杂志社的广告部总监,柳溟烟则是隔壁编辑部的助理。柳溟烟经常和江澄说些杂志社的八卦,比如设计部总监和他学生在一起了什么的。

不过江澄柳溟烟两人关系再好,也到底是没有在一起。

“我们当普通朋友挺好的。”

对此,虞紫鸢表示,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居然不好好把握?

江枫眠表示,儿子觉得好就好。

魏无羡表示,你和柳清歌挺配的。

江澄表示,呵呵,放狗。

魏无羡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此时江氏和苍穹正在谈合作,而苍穹派来的正是柳清歌,偏偏这两人都是不服软的性子,谁也不肯让步。用魏无羡的话说,别看他俩在吃饭,但两人都随时准备着用桌上的刀叉干一架。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你们俩早就死了十回八回了。”魏无羡一本正经地说。

江澄反驳:“如果真的能杀人,你还能活到现在?”

魏无羡耸肩:“看看看,嘴巴这么毒……也就柳清歌受得了你。”

“所以呢?还有,你打算在我办公室待多久?”

魏无羡捂胸口:“哎,我才待了多久你就下逐客令了?我好歹也是你哥啊……”

前脚刚送走魏无羡,后脚柳清歌便来了。

“我们合作的事情谈完了吧。”江澄头也不抬地招呼道,“有事?”

柳清歌毫不见外地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没事,请你吃顿饭?”

“没空。”江澄总算是抬头瞄了一眼,“我猜是你刚忙完工作就过来了?这么闲?”

“说你‘三毒’确实不假。”柳清歌笑,“嘴毒眼毒手毒。”

江澄收好文件:“三毒是贪嗔痴……你说的那是魏无羡说的吧。”

[关于“三毒”有借梗,微博上看到的,忘记出处了,侵删 ]

柳清歌不置可否。

“走吧。”江澄关了电脑,然后一把抓起椅背上的大衣披上,“去哪?”

“说起来,之前我和柳溟烟一起出去的时候,你干嘛一直跟着?”

“你不也没赶我走吗?”

“明明是你死皮赖脸要跟着的!”

“随你怎么说,不过你当初要是赶我走,这次合作一定不会成功。”

“江氏没你们苍穹就活不成了?”江澄习惯性地反驳对方,然后又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柳清歌装傻:“什么问题?”

“之前我和柳溟烟一起出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一直跟着?”

“想追你啊。”

WTF!

江澄朋友不多,也就魏无羡聂怀桑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而后来,便没有这样的“至交”了。

柳清歌是例外。

江澄意外地不反感柳清歌,甚至对于他看着妹妹“约会”也没有意见。

关于他俩的关系,魏无羡聂怀桑柳溟烟没有少调侃。

对此,江澄只是说:“他是直的。”

柳清歌和洛冰河——也就是设计部总监沈清秋的学生——向来关系不好,每当柳溟烟说起这两人,他总是嗤之以鼻。

——因此自己这就认定对方是直的了?

情商低并且弧长的江澄,忽然意识到,柳清歌从来没有说过他讨厌同性恋,江澄也从来没有用“我不喜欢男的”来反驳过他人的调侃。

见江澄愣在那里不回答,柳清歌又道:“不懂?”

“你不是直的?”江澄下意识地回答,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回答糟透了。

柳清歌却是认真地回答了他:“原来以为是的,后来见到你就不一样了。”

“你……认真的?”

“不然呢?”柳清歌笑,凑近江澄,“所以,我成功了吗?”

江澄的耳根微微发红,他轻声答道:“嗯。”

— END. —



*我在写什么鬼[捂脸]

*明天开学,全职那篇……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完啊!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