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张安] überrumpelt

[张安] überrumpelt

 

#物理老师张x课代表安

#张佳乐张新杰兄弟设定

#我终于产粮了!我终于参加活动了!感谢三哥没把我踢出群!

#ooc,ooc,ooc,求各位轻点打

#我真的尽力了可是还是写不好小安和新杰大大啊……再次求轻打

 

 

安文逸醒来。

没穿衣服,头痛,腰酸,身后的某个部位有些隐隐作痛。

他马上明白了前一晚发生了什么。自己的衣服被对方整整齐齐地叠在床头,他小心翼翼地坐起来,希望不会吵醒对方。匆匆穿好衣服,安文逸便翻身下了床。

床的另一边躺着一个男人。

张新杰。

他的物理老师。

被他喜欢三年。

 

安文逸第一次看见张新杰是在高一的物理课上。

那天张新杰穿着一套黑色西装,配白衬衫和蓝领带,戴着一副半框眼镜。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眼眼睛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平静湖水,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张新杰走上讲台,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他的手指修长,抬起手的时候,略微有些宽大的衣袖会往下滑,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

“我是你们的物理老师,张新杰。课代表的话……”张新杰说,声音出奇的好听,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表格——大概是摸底考的成绩,”安文逸,是哪位?”

安文逸愣了一下,举起手。

张新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点点头,然后说:”好,那么接下来开始上课……”

安文逸放下手,感觉脸微微有些烧。

完了,一见钟情。

安文逸想,一见钟情的感情会慢慢变淡,初一时”一见钟情”的那个人,现在已经几乎记不清长相了。再说,他和张新杰,怎么可能呢?他是自己的老师啊,而且是,男老师。

可是,安文逸还是喜欢了张新杰整整三年。

张新杰有时候会管他们班的晚自习,他总是低着头备课。安文逸偶尔抬头,目光一寸寸向上爬,领口,喉结,脖子,下巴,嘴唇,鼻梁,眼睛,然后是整张脸……然后迅速低下头,下意识地舔舔嘴唇,用手遮住微红的耳朵,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高二的物理老师换成了李轩,除了屈指可数的(确切地说,是三次)代课,张新杰从来没有走进过安文逸班的教室。趁着去办公室拿作业问问题的机会,偷偷地看上几眼——如果李老师不在就更好了,他可以光明正大地问张新杰。张新杰解答问题前会习惯性地推推眼镜,然后在纸上一步步清晰地写下解题过程。安文逸最喜欢周四的傍晚——大概五点十分的时候——去问问题,因为那时李老师一定不在。张新杰的办公桌靠窗,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黑发上,显出一层浅金色的光泽。安文逸尽可能地凑近对方,却又不能让对方感觉到自己失控的心跳。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他想。但他没办法这样希望。安文逸一面无法自拔地喜欢张新杰,一面告诉自己这不对,他就这样纠结了三年。好似陷入深潭,无法逃脱。

 

安文逸想,这大概只是学生时代的一次暗恋而已。

可是现在呢?

安文逸低着头从张新杰家里逃出。

散伙饭上,他喝醉了,然后应该是表白了。

后来呢?

坐了张新杰的车然后到了他家里。

刚进门两个人就吻在了一起,互相褪去对方的衣服,在身上留下青紫色的痕迹……安文逸想到这里,脸上不自觉地烧了起来,他更深地埋下头,拉了拉领口,加快了步子。

下个星期大学就开学军训了,然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到南方……至少半年不会遇见对方了吧。安文逸正算着日子,忽然听见手机响了两声。打开手机,习惯性地输入0111,张新杰的生日。

有空改了吧,他想。

第一条微信是罗辑的:“我和包子在一起了❤” ”

“恭喜,终于表白了?”他回复。

“嗯。”

“对了,你们两个到底为什么在一起的?”

“我不知道,就是喜欢吧”

“你们两个……真的让我挺意外的”

确实是,罗辑成绩上班里最好的,高三的时候保送浙大;而包子,包荣兴,长发染成黄色,老师从来不管。

“我也很意外,”罗辑回答,”物理学家都测不准粒子的运动,我们又怎么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你真是越来越文艺了……”

 

第二条微信来自张新杰。

”想清楚你想要什么。”

安文逸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他仿佛可以听到张新杰的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却直指人心。他犹豫了一会儿,按下删除。

他不知道,关于未来。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人生之路是早就被安排好了,清晰得就像是白纸上的一道墨痕;张新杰就像是一滴水,从那里开始,墨痕变得一片模糊,没有方向地迷茫着。安文逸很羡慕包子,对于他一切都是自由的,没有框架。他喜欢罗辑,于是就缠了他三年,最后终于表白。可安文逸做不到。明明已经……但他不敢。安文逸从前渴望着能挣脱父母老师给他强加的镣铐,可是当镣铐真正松动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要去哪里。

也许是多年按部就班的生活让他没办法面对一个岔路——一条是放弃这份感情继续他的康庄大路;另一条是继续喜欢张新杰,而脚下的路却是未知的,可能平坦可能崎岖,可能张新杰会陪着他一起走,但更有可能是只身一人孤独前行。

也许是三年暗恋的窗户纸被捅破,忽然发觉原来可望不可即的那个人就躺在自己身边。那一瞬间,安文逸没有喜悦,只有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也许是叶公好龙也许是近乡情怯,他没办法简简单单地说一句”你要为我负责”之类的话,然后顺理成章地和对方在一起。

安文逸再次拿出手机,删除联系人,微信、QQ、通讯录;删除照片,所有关于张新杰的;最后,把0111改成了0103。

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除了记忆。

对不起。安文逸不知道张新杰对他是什么感情;他只是觉得,不论怎样,自己都不该喜欢张新杰。

对不起。他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他不知道自己对不起什么,也许是张新杰,更多的大概是自己三年的感情;可是,这份感情大概就是一个错误,再美丽也是错误,他想,半年之后再回到这里,自己就能放下了吧。

可是另一个声音又说,要能放下你早就放下了,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呢?如果他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刚才的微信算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按部就班?你在害怕什么?别人的眼光、家长的阻挠?不,你不会真正害怕这些吧……

你真正害怕的,是张新杰也和你一样,把这段感情当成一个错误。

安文逸回到家,说:”爸,妈,我想提前一个星期去杭州……对,玩几天,罗辑不是在那里吗……”

END

 















张新杰整理好批好的试卷,放进文件夹里。快期末考了,作业和工作量都多了起来。算起来,大学这几天就放寒假了吧。

张新杰是喜欢安文逸的。大概是在他感觉到了安文逸炽热的目光之后,就对他的课代表多了些关注。安文逸严谨、认真、细致,有时候有些固执。晚自习有时会盯着自己看,高二经常趁李轩不在来问自己问题——有一次还是和罗辑吵着进来的。张新杰没办法说出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安文逸的,但他确认这就是喜欢。

他偶然说出自己有喜欢的人的时候,张佳乐的表情宛如发现新大陆:“卧槽新杰你有喜欢的人了?那赶紧追啊!”

“我学生。”

“可是现在不是毕业了吗……他喜欢女的?”

“没啊,我知道他暗恋我。”

“……那你纠结什么?”

“我没纠结。”张新杰认真答道,“是他在纠结。”

张新杰知道安文逸喜欢自己却不敢,知道他会茫然会纠结会不知所措。没关系,他可以等,等到安文逸放下了那些包袱,然后再心无旁骛地在一起。

“你不怕他最后没选择你?”

“不怕,我有信心。”

 

门铃声响起。

张新杰起身开门,是安文逸。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一步抱住了张新杰。

—真·END

 




*题目是德语的措手不及

*我不会德语全靠百度翻译

*其实是取名废想取一个高大上的题目

*maya我写的是什么!

*求轻打!求轻打!求轻打!求轻打!求轻打!

*好像不小心又开了个坑?

*坑太多不想填……【。

*所以有没有小天使和我联文啊戳我主页加我企鹅号啊!【你滚

*顺便宣传 @荣耀刊组 ,一个励志采访各类全职大大的组织

评论(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