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王方—喝奶吗!】弗莱格拉路九号

#哨兵王x向导方

#我终于填哨向坑了【。

#ooc与bug齐飞

 

 

 

0

一名女子双手被绑在椅背后,小腿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一团布。

被绑架了?不,这还是自己家啊,她努力地适应昏暗的光线,辨认出了熟悉的家具。不会了劫匪吧?对,应该就是劫匪,昨天自己下班时,刚走上楼梯就中了一枪,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还好是麻醉枪。

“啊,林女士您醒了?”门口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看体型,应该就是昨天开枪的那个劫匪;他腰上还别了一把枪。

“唔,唔唔!”她挣扎起来。

劫匪走进她,一把扯下她嘴里的布,问:“你把实验的资料藏哪儿了?”

实验?他知道实验?那就不是普通的“劫匪”了……

“你是什么人?”她问。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道:“二楼第一个卧室,衣柜第二格的夹层,对吧?谢谢。”

“你怎么——”她脱口而出的瞬间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硬是把“知道”二字咽了下去,改口道,“既然知道了,那你可以放了我吗?”

“自然……不行。”男子迅速的拔出腰间的枪。

没有任何声响,她只是感到自己的血液涌出。

这次不是麻醉枪了啊……

 

1

“叮咚!叮咚!叮咚!……”

楼下传来一连串急促的门铃声。

方士谦烦躁地锁上卫浴室的门,匆匆跑下楼梯,按下门口的通话键,门外的人就出现了屏幕里。对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平头,穿着黑西装。

“谁?”

“警察。”对方拿出证件,朝摄像头晃了晃——名字叫梁武昀,“这里是弗莱格拉路九号对吧?”

“对,怎么了?”

“请问您是林因璇女士的……”

“啊,我是她表弟。”

“名字?”

“钱世方。”

“哦好的,请问她在家吗?”

“不在。今天星期四,她不是应该在学校吗?”

梁武昀点点头,又问:“我方便进来吗?”

方士谦皱皱眉头,打开门:“请进……抱歉家里有些乱。请问我姐姐她……出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林因璇女士昨天傍晚下班离开学校之后,就失踪了。”

“啊?”

“我们会尽力找到她的,请您配合一下调查。”

“嗯好,我会的——来点咖啡吗?”方士谦拿起桌上的咖啡壶,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问道。

“谢谢。”梁武昀接过咖啡,拿出录音笔放在桌子上,“钱先生是吧?你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昨天早上……八九点到的吧,正好休假来旅游,在姐姐这里借住一下。”

“你的工作?”

“设计。”

他点点头,接着问:“昨天下午她没有回家呢不觉得担心?”

“她在学校也有宿舍啊……我记得她以前说过,如果工作太多就住在学校了。”

接着,梁武昀问了一大堆方士谦这几天的行踪,末了还不忘添上一句“很抱歉我并不是怀疑你这是我们的任务请您理解”——明明早就把方士谦列为第一嫌疑人了。

“中午我去了北面那家饭店……叫什么……对就是那个‘小城’。小票?应该在房间里,我去找找看,请稍等一下。”方士谦对对方笑了笑,起身走进一个房间。

没多久,方士谦就从房间里出来了,他斜倚在门上,扬了扬手。

“找到了?我看看……”梁武昀说着站起身,只是还没有站直身体,就倒了下去。

方士谦把手枪收在腰间,冷笑一声:“现在警察的素质可真差……”

他小心翼翼地擦干净溅出来的血点,把桌上的录音笔随手丢进梁武昀的咖啡杯,然后把尸体拖进二楼的浴室,正准备处理一下,就听见了开锁的声音。

开锁?

别墅的门是机械锁、密码锁、指纹锁三层,连续错三次就会引发警报。机械锁和密码锁破解起来并不难,而指纹锁……他方士谦花了半个月才搞到了林因璇右手食指指纹!再加上,自己在五个小时之前才把指纹改成了自己的。

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解开指纹锁,只有一个人。

 

2

方士谦迅速走下楼,果然,罪魁祸首正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喝着咖啡——方士谦的那一杯,听到方士谦的脚步声,笑着挥了挥手。

“你怎么来了?”方士谦皱眉。

对方放下咖啡杯,道:“就是跟你说一声,林因璇的死你不用负责,不过那个警察嘛……我们不管。”

“哦,反正我又不是没有被通缉过。”

“是是是,但每一次通缉好像都是我帮你解决的吧?”

方士谦眨着眼睛装傻:“什么?是吗?谢谢哦。”

对方白眼:“装什么装!”

“哦,可是好像每一次我被通缉都是因为你让我杀人吧?”

“可是这个警察不在‘我让你杀的人’的范围里啊!”

“不负责任!”

“到底是我不负责任还是你不负责任?”

“……”方士谦语塞,比较不负责任的那个,大概确实是他吧。

两年前方士谦在作战中被俘。

这大概是方士谦一生中最不愿揭开的伤疤。阴暗的地牢,紧闭的百叶窗,昏暗的烛光,审问室浓重的血腥味,这些方士谦都可以忍受,唯一无法忍受的是,敌方不住地告诉他:

你被联盟抛弃了。

你被微草抛弃了。

你被王杰希抛弃了。

你就是个弃子。

“不,不可能的。”当时方士谦是这样回答的,“谁都可能抛弃我,只有王杰希不会。”

那他怎么还没来救你?

一个星期。

半个月。

一个月。

两个月。

两个半月了,他怎么还没有来?

“因为他在和联盟周旋,他在说服别人我还没死,他在救我的过程中出现了意外……”

他是联盟主力,“周旋”没必要花这么长时间。

很多人都不相信你死了,没必要去说服。

你还不了解他的实力?那么容易就出意外?

你还不信吗?

王杰希抛弃你了。

当被俘之后的第三个月,方士谦逃出来时,他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是自己的“死讯”。

方士谦自然清楚这是微草的决定,只是他也没有再回去。

方士谦小声辩解:“明明是微草先……”

“那是微草的决定,确切地说,是联盟的决定。”对方说,“而从来不是我王杰希的决定。”

 

3

在逃出来之后,方士谦用着“钱世方”假身份,开了家叫“半夏”酒吧。他一面正常做生意,一面靠着向导的读心术,当信息商人。

王杰希找到他是三个月前。他直接开枪打碎半夏的玻璃门,喊着“方士谦你要还活着就给我滚出来”就闯了进来。

“靠谁告诉他的……”方士谦还没说完,就看见自家徒弟袁柏清一脸“师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的表情地望着他,“薄情儿,这些杯子都归你洗。”

方士谦走出来:“我是死是活档案里不是写得清清楚楚吗?”

“档案我管不了。”王杰希说,“救不救你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我知道。”

“所以你为什么不肯回微草?”

方士谦笑,“是微草抛弃我的,我对于微草已经没用了,不是吗?我这样反而更好,不是吗?”

“所以我也打算让你回去,他们既然会抛弃你一次……”

就还会有第二次。

“所以你来干什么?”

“弗莱伊德,知道吗?”

“那个叛逃哨兵的组织?”方士谦皱眉,“弗莱伊德”这个组织干事向来谨慎,一直小心翼翼地不让政府和军方察觉,之前他在微草的时候,虽然不少事情都是他们弄出来的,却没人听说过这个名号。如果不是自己离开了微草,恐怕也一无所知。

“知道,怎么了?”方士谦道。

“他们老大被杀了。”

方士谦挑眉:“所以你是想让我把消息传出去,然后让他们黑吃黑?”

“没错,你知道,这种事情如果是我们干的话……不太好。”王杰希大大方方地承认,“你不就干这事吗?”

如果能靠这件事让那几个杂七杂八的组织削弱,对于一个中立的组织也是件好事,方士谦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答应了:“行啊——等等你把玻璃门的钱留下再走!”

如今过去了三个月,各路势力果然互相削弱了不少,随便打开电视就能看到“某组织和某组织在某时某地发生火拼”的新闻。不错,方士谦想,至少不用担心酒吧的客人突然掏出枪打起来——而且打坏了东西还不赔钱。

美中不足的是,王杰希以“警方没有找到犯罪证据,军方不方便出动”的理由,把方士谦当无偿杀手用。关于收费问题方士谦曾经和王杰希严肃地讨论过不止一次,结果却都是方士谦被王杰希压在身下喘息连连,哭着保证再也不提收费这件事了。

比如这次的林因璇。她是师范大学附中的生物老师,也是“弗莱伊德”组织中的一名研究和管理人员,掌握了组织的大量研究资料;弗莱格拉路的这套别墅,自然就是从“弗莱伊德”中得到的。

一个月前,也就是10月5号那天,她被卡索——负责关押卡洛林实验体的那个哨兵——供了出来,立即被捕,可惜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也没找到,在关了十天之后就放了。

自然,这是因为警方不把向导读取的记忆当成合法的证据。

于是王杰希就又找上了方士谦。

方士谦花了半个月打开了别墅的三层锁,偷偷潜入别墅,在星期三晚上林因璇下班回家时,用开枪杀死了她。确切地说,是先用麻醉枪麻醉了她,然后把她绑起来,在第二天凌晨她醒来,得到资料的放置地点后,就开枪杀死了她。

 

4

“我自然知道你特别负责任肯定不会抛下我,所以这个警察……”

王杰希面露难色:“帮你也不是不可以……”

“又有事求我?你直说啊!非要拐弯抹角的!”方士谦随手抓起一个抱枕砸过去。

“帮我找两个人就行,资料在这。”王杰希站起来,把一个信封扔给方士谦,说,“对了,资料给我,尸体留着我来处理,你先回酒吧吧。路上小心别被人认出来。”

“好,放心吧。”方士谦递给他一个芯片,“你晚上来酒吧吗?”

“来啊,等我啊。”

说着王杰希吻了吻方士谦的眉心,然后他们一个走到楼上,一个从后门离开别墅。

END.

 

 

 

 

*改了好几遍终于能看了【。

*最后祝方神1109生日快乐!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