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落灰星染尘

全职
张佳乐/王杰希
杂食/乐攻only
喻黄/王喻王/双花

梦间集
白虹剑/浮生剑
蛇燕/曦孤/屠倚屠/白圣
绿浮绿/浮金/无浮

皓月落灰,繁星染尘。
这里月灰,请多指教。

[狗雪/风雪组]微笑

#现代AU+异能者paro

#欧欧西与bug起飞

#年龄差,25岁狗x18岁雪

#私设,雪女是黑晴明的养女

#副CP预警:博狼,狐跳,红叶单箭头(黑)晴明







『起·青行灯』

我是青行灯,我开了这家叫做『ISM』的酒吧大概有十年了——也许更多。

看酒吧的名字你们就应该知道,我最喜欢怪谈;而酒吧,自然是最不缺怪谈的地方了。

对,没错,这就是我开酒吧的原因——我又不缺钱。

什么,你们想听我知道的那些怪谈?

好吧好吧,给你们讲一个。


大概是几个月前,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孩子进了酒吧,她要了一杯鸡尾酒,就坐在吧台沉默地喝。

她挺漂亮的,有一头银色的长发,有好几个男人上来搭话——都是悻悻而归。因为女孩子无论何时,脸上的坚冰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融化,答话也是能简则简,一个字也不愿多说。在她身边,甚至可以感到一丝寒意。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我断定。于是我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她说:“我想学会微笑。”

“啊?”

“曾经有个人救过我……当时我想,要是可以对他笑一笑就好了。”


『承·大天狗』

咔哒。

下午六点,黑晴明准时打开房门回到家里,与以往唯一的不同是后面跟的一个人。

“大天狗,我的新任助理;雪女,我养女。他以后住在这里——我记得楼上有一间空房。”黑晴明开口介绍道,“雪女,你先带他上去,顺便把房间收拾一下。”

雪女点点头,道:“是,父亲。请跟我来,大天狗先生。”

大天狗说了句“麻烦了”,跟着雪女上了楼。雪女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房间不乱,柜子上、桌子上和床上都盖了布,显然是为了防灰。

大天狗站在门口,看着雪女收拾房间。在他看来,雪女和黑晴明的关系,比起父女,更像是上下级。不过即使是上下级关系,她应该也不知道黑晴明做的事吧?他记得黑晴明的助理应聘要求有一条是“能够保护好我养女”……

“可以了吗,大天狗先生?”雪女的话打断了他。

“嗯,多谢——你多大了?”

“高三,在二中——您的工作中可能会有接送上下学这一点。”


果然,第二天下午,大天狗就接到了“接雪女放学”的命令。

——所以他这个助理是当司机的吗?

正想着,雪女和另一个红衣服的女孩子有说没有笑地走出来,朝这里小跑过来。

“诶,今天你爸爸来接你?”

“不,他助理。”

“哦……好吧。”大天狗敏锐地注意到她脸上露出来一刹那的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那我去等车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雪女挥了挥手,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上。

“她认识你父亲?”

雪女听到大天狗突然的问话,眨眨眼似乎是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不,他们应该没见过——怎么了?”

“没什么,她刚才的眼神……罢了,大概是我多虑了。”

闻言,雪女就不再追问,就这样沉默了一路。

后来的日子也都一样,日复一日的工作,接雪女时同伴失望的眼神和沉默的一路,每天早上自己主动的问候和对方僵硬地点头回应……

至少表面是风平浪静的,至于底下,暗潮汹涌。


那天看起来一切都很好,甚至比以前更好。

比如雪女在早上主动对他说了一句“早安”。

但是下午当天到二中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雪女。

他拦住之前和雪女一起走的女孩子,问:“今天雪女没有和你一起吗?”

“她?中午有人来找她……”

“谁?长什么样?”

“唔……我想想,银色头发,二十来岁吧,拿着把扇子……”

另一个经过的女生补充:“而且长得不错!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

“他说了什么吗?”大天狗打断她们。

“不知道……”

“好吧,我去找她。”大天狗转身就要走。

“我……我也去!”

“不,太危险了。”大天狗拒绝道,显然,敢动黑晴明女儿——即使是养女——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也是异能者也说不定。再者,雪女虽然人缘不好,但也不至于引起别人的仇视,对方不是冲着黑晴明,便是自己——至于荒川,别说是雪女,就算是黑晴明被绑架了荒川也不一定会管。

“我、我可以找到她!”她说着弯腰拾起一片落叶,轻轻一抛,落叶朝着一个方向晃晃悠悠地飘去,没有落地。

显然,她也是异能者。

“多谢,怎么称呼?”

“红叶,鬼女红叶。”


大天狗和红叶匆匆赶到目的地——是一家普通的商务宾馆,两个人正等着他们。

其中一个居然是源博雅,他在警校的同学兼好友。源博雅只是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

另一个是高马尾的女孩子,看上去有些紧张,用手轻轻拉住源博雅的袖子。

大天狗正想说些什么,刚张了张嘴,就被电话铃声打断 来自黑晴明。

“你是不是去找雪女了?”他的声音听上去很不高兴。

“……是。”

“不用管了,让她去。”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我让你回来,没必要管这个废物。”

大天狗拿着手机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抱歉。”

他挂了电话,收到一条短信:“我早就告诉过你,感情一个人最大的弱点。”

感情吗?他又想起了清晨的那一句“早安”,大概是弱点吧,但他不介意。

刚认识黑晴明的时候,大天狗刚毕业。

黑晴明对他说,你不是想要力量吗,你不是想要大义吗,我可以给你。

但他做的事,真的是为了所谓“大义”吗?手上沾上了越来越多的鲜血,有些恶贯满盈,但更多的是普通人,他们也许都有罪,但是罪不至死……至少不该死在自己的羽刃风暴下。

如果没有遇见黑晴明,他应该是一个普通警察,每天和源博雅斗嘴,不会有这么多的纠结——但也不会认识雪女。

大天狗苦笑了一下,开口:“我是不是不得不和你为敌了?”

他问的是源博雅,没等到回答,就出了手。

凤袭!


“雪女呢?”

“在她该在的地方。”黑晴明摇着扇子,语气没有一丝波澜,“放心,死不了。”

“多谢……”

“不必。不过——”黑晴明的声音陡然一变,“下不为例,别以为我这么容易放过你。你这次不仅违抗我的命令,去救雪女,还私自把人放了,如果不是想着,你可能会去帮你那位老同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

“那就好。”

后来黑晴明还是失败了,他也离开了这座城。

生活好像和以前差不多;只是博雅身边有了白狼,而他却依旧没有雪女的消息。


『转·雪女』

雪女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

比如,完全不怕冷;比如,不会笑也不会哭;比如,她可以把任何东西冻成冰。

她亲生父母养了三年,然后把她留在了孤儿院。其他孩子都哭着闹着想要爸爸妈妈,只有她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

被父母抛弃了,所以呢?为什么会有眼泪?为什么会哭?为什么会心痛?

雪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她在孤儿院里待了十二年,还是不明白感情,不明白心脏是怎样跳动的。

老师问,你们的理想是什么?

科学家!建筑师!航天员!……

雪女回答道,不知道。

老师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怎么会不知道呢,总有一件想要做的事啊!

不知道。

就像在茫茫雪原中迷失方向,无法前行。

——不,不是迷失方向,她从来就没有过方向。


直到遇见黑晴明。

他说,我可以给你方向,我知道你可以做什么——只要你听我的。

他说,你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只有弱者需要被他人认同。

他说,不用害怕你的能力,那是上天的馈赠。

于是,雪女成了黑晴明的养女。

可是她依旧困在她的雪原上,她不知道哪里是“前方”,只是机械地听从命令行走,而已。

一边是似乎和平常人一样的读书,一边是父亲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几乎是雪女的全部生活。

而现在,多了个大天狗,一切都不一样了,像是雪原上闯入了一抹颜色。雪女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却本能地想要接近。

“你不需要感情,这样你就不会有弱点。”父亲说。

“女孩子不要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多笑笑才好。”大天狗说。

雪女站在分岔路口:一边是力量,一边是感情。

雪女明白,冰冻的心一旦融化,就不会停止跳动,直至死亡;她明白一旦心脏开始复苏,带来的就是短暂的欢乐和长久的

痛苦。

这个选择做得比想象中的快多了,雪女想,明天主动对他说一句早安吧。


两个小时前,一个拿着扇子的男子到学校找雪女,告诉老师她家里有点事。

“什么事?一定得走吗?”老师皱着眉,问。

他看上去很为难:“这……小生不方便说啊……”

老师看了看雪女。

男子也看向她,刷的一下展开扇子,轻轻摇动着,连他的发丝都没有被吹动,雪女却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

他也是异能者,似乎是“风”的力量——和大天狗差不多。

“我还是去一趟吧。可以吗,老师?”

“好吧。作业你可以晚一点交。”

于是雪女就跟着对方走了,然后被带到了一间酒店标间,周围结界。

男子叫妖狐。他说,你是用来“交换”人质的。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雪女想,父亲不会费力去救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了都……累赘。她说:“父亲会放弃我的。”就算是大天狗被抓,他大概也不会管。

“小生知道,可是还有其他人啊。”他笑道。

其他人?三尾狐和两面佛都是听从命令办事,只要父亲不说,他们就不会做;荒川看上去什么事也不管,只是兴致好了才来给父亲帮帮忙;还有大天狗……

还有大天狗。

他会来救我的吧?

她想起一次她对大天狗道谢,他回答:“不必,职责所在。”又想起他曾经笑着说:“你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雪女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带着闷闷的痛。

所以他对自己的关怀,是职责,还是别的什么?理智告诉她,是前者;可是还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叫嚣着,是他喜欢你啊。

妖狐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他看了看,轻笑了一声:“啊,他来了呢。”

手机里穿出一个清冷的女声,带着些许颤抖:“他违抗了黑晴明的命令,现在和博雅打起来了……你快点来帮忙!”

所以……答案是后者吗?

胸口心脏的位置传来了更加清晰的痛觉。

你为什么违抗命令救我呢?真傻。


“你可以走了。”妖狐说。

门一开,看见大天狗在门外担心地问:“你没事吧?”

“嗯,没事。”雪女沉默了一下,又说,“你私自把人放了?”

“……是。”

“谢谢。”雪女想,这时候她应该笑一笑的,只是她做不到。

后来,父亲把她关了起来;直到两年后,他失败,结界破损,她才离开。

城市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只是没有大天狗。


『合·青行灯』

你们说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在一起了呗。

那天雪女和往常一样喝着酒,突然有人来搭讪,开口就是一句“好久不见”。

对,那就是大天狗。

哦,还有,那天大天狗说“愿不愿意跟我走”的时候,她笑着说了一声“好”。






*圣诞快乐,勉勉强强算是贺文吧

评论(1)
热度(30)